第一千四百四十六七章

第一千四百四十六 七章

一千四百四十六章偶遇夏言冰

荆紫菱也是个大忙人,情商之不堪,比之陈太忠也不遑多让,在公司里忙着开会,直到听到身边的总工程师肚子“咕噜”响了一声,才抬手看一下表,“呀,六点五十了……抓紧最后五分钟,散会以后我请大家吃饭……坏了,外面还有人在等我!”

当然,就算意识到有人在等自己,这个会也是要开完才散的,于是,等荆紫菱下楼的时候,就是七点整了。

地上已经铺了一层淡淡的白霜,细碎的雪花还在空中飞舞着,天才美少女给陈太忠打个电话,不多时就穿过人行天桥,来到了他的身边。

“早晨的天气预报说,有小到中雪,”她轻轻地笑一声,“没想到你也喜欢雪,我妈说,生我的那天,雪下得好大。”

“窦娥死的那天更大,”陈太忠这嘴巴,真的是没治了,不过还好,下一刻他就发现自己胡说得过了,忙不迭解释一下,却是充分显示了他胡搅蛮缠的能力,“你叫紫菱,这菱角可不是夏末秋初才有?不小心就想到六月飞雪了……呵呵。”

“你叫太忠,就一定忠贞无了?”天才美少女的嘴皮子,那可真的不是盖的,恼怒之下凌厉地反击了起来,“我觉得你叫太奸更合适一点,天天算计这个那个的……陈太奸!”

“我要是太监,就是卖炭翁……的那头牛,半匹红绡一丈绫,我就把你拖走,”陈太忠一听说她管自己叫太监,就有点生气,那样的男人不但不完整,通常也变态,“小孩子家家的道太监是怎么回事吗?”

一边说着,他一边转头看过来,却现美少女身着浅咖啡色风衣,站在雪中有若孤竹一般挺拔纤细,令人眼睛一亮的同时给人一种单薄的感觉,不禁怜惜之意大起。

他的手一动,已经多了件白色羽绒大衣在手上,轻轻地披在她的身上,顺势将她搂了过来“呵呵,整天忙这忙那的,站在这里清净一会儿得的放松啊。”

荆紫菱倒也任他搂着自。愣了一愣才低声发话。“你这个……无中生有。我要学早答应我地。”

“倒不是不能教你。”陈太忠轻笑一声。手臂微微用力。将她搂得更紧了。“不过。祖传秘方媳不传女地。这个……我很为难啊。”

“那这么说有不少人会了?”荆紫菱也不挣动。偎在他怀里静静地发话雪中地空气异常清新。近在咫尺地发梢散发着淡淡地无法形容地香味非常好闻。“是不是?”

“喂喂。你怎么说话呢?我还未婚。”陈太忠有意打马虎眼。他知道自己烂地私生活瞒不过天才美少女。但是这一刻他怎么可能承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