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四十八五十章

第一千四百四十八 五十章

非常遗憾,陈太忠的计划并没有奏效,就在五点四十左右的时候,他打通了何保华的电话,何院长听说是他,很爽朗地笑一声。

“原来是陈主任啊,本来是晚上的飞机,下雪走不成了,”他的语气跟昨天大不相同,“正说要找你坐一坐呢,你就打来电话了。”

扯淡不是?陈太忠在瞬间就可以断定,黄汉祥已经把事情告诉了此人,航班延误未必是真的,十有**怕是放不下首都人、红色世家的优越感,才等我打电话给你的吧?

不过这年头有些事,实在不能叫真,就算证明了航班没有延误,那又能怎么样,哥们儿也长不了一块肉不是?陈太忠笑一声,听起来很开心的样子,“呵呵,那就是老天留客了,正好紫菱也想跟雨朦多聊一聊呢,地方我来安排?”

何保华夫妻双很恩爱,他早就从老伴那里得了消息,知道岳父出马,又帮自己要了点项目,还是昨天见过的那年轻人,眼下听得对方要请客,轻笑一声,“我这少小离家老大归,倒成了客人了,行,今天听小陈主任你安排,回头你去了北京,要听我的安排。”

什么叫“小陈主任”?真是有思,陈太忠听得啼笑皆非,考虑一下定了一个本本分分的饭店,“呵呵,那去了北京,一定要打扰了……这样,就定在天南宾馆吧。”

那里是省委省政府指定接待宾馆级别和档次都在那里摆着,虽然微微呆板了一点,但是比起大气程度来,省内同等宾馆无人可及——哪个闹市区的宾馆,普通标间能有四十多平米?

“好的,那我们连门都不出了,”何保华听得就笑了起来,不过,年轻的副主任耳力非凡,听到一个女声在小声嘀咕“又是在这儿啊?”

大人说话别插嘴成不成?陈太忠一时有点生气,只是再一想,估计这两天何保华见的人,都是在这里吃饭的吧,于是笑一笑“那就换一个地方,去……交通宾馆吧?”

交通宾馆还是有些特色菜地且做为厅局接待宾馆。这里不但档次不低。安全性也好。虽然高厅长即将去职了。但是人家是高升。厅里地人只会巴结得更紧且按照系统对口原则。将来高省长就算不分管交通系统是短期内还能对交通厅有一定地话语权。谁敢小看?

这;~高胜利在交通厅一顿饭。差不多将一半地处级干部引见给他了这手边有点拿得出手地人物。也该回报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