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6 无功1997忍无可忍

1996无功1997忍无可忍

“这家伙真是一个混蛋”蒙路达警官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悻悻地嘀咕着,正在开车的胖警察点点头,“没错,他是!”

陈太忠骂了他长着狗眼,却是一口不承认,能为他作证的,除了警方只有促进会的人,由于这样的关系导致了举证力度的不足,所以陈某人坚决不承认自己骂人了一反正他说话的声音并不是很大。

相反,陈主任又拿出蒙路达警官明知道自己持的是公务护照,却要偏偏暂扣来说事你就是对黄种人有种族歧视,中国官员的证件也是你能扣的?

巴尔特律师当然要向着自己人说话,于是就强调了一下种族主义言论的危害性。

好死不死的是,巴黎做为一个超级大都会,由于有色族裔和偷渡份子近年来呈爆炸性增长,种族主义情绪逐渐壮大,同样地,反种族主义言论也大行其道,由此衍生出一系列的社会矛盾,成为一个广受人关注的话题。

像警察就在其中多次被曝光,无凭无据逮捕或者暴打有色人种,为其叫好者有之,但是借此生事者也不少。还因此引发过小规模的抗议和骚乱一是的,有警察为此被调离岗位。

法国也是一个大政府的国家,端公务员饭碗的人不少,蒙路达警官自认自己在公正地执行公务,倒不是很害怕自毛因为种族主义言论受到什么惩罚,但是他对巴尔特律师抱有很高的警惕心阿尔卡特法务部的首席律师?

而且,这个黄种陈主任的表现不但操蛋,也相当地有恃无恐,联想到此人能这么快地惊动阿尔卡特的董事长,并且在公共关系部的人到达现场时,还不是很领情,这充分地说明,此人是招惹不得的。

种族主义言论不要紧,但是拿此事做文章的人背景很强大的话,那就是一件要紧的事情了,蒙路达警官个性比较分明,可这并不代表他不会妥协。

尤其是他暂扣公务护照的行为,更是经不起别人的追究,而同时,他就算能证明,对方确实骂自己长了“狗眼。”那也不过是普通的脏话,上升不到什么政治高度。

于是,蒙路达警官只能选择郑重地道歉,表明自己确实不是种族主义者一其实就算他承认自己是种族主义者也无关紧要,然而,如果他真的是的话,那么这件案子是不该由他来经手的。

他甚至强调,他是绿色和平组织的外围成员,但是陈太忠对这个理由嗤之以鼻,“你不如说你是爱犬协会的成员,有些人宁可去喜欢动物、植物甚至臭氧层,但依旧是种族主义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