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8 大庆1999搞特区

1998大庆1999搞特区

“会是凤凰市的人干的吗?”这次发出疑问,已经不是谷涛了谷参赞已经学会了在这种事情上保持沉默。

“咱们的人,两个重伤,死看中还有一个,是那边的”另一个,声音低沉地发话了,沉默一阵之后,只听得一声沉闷的大响,“不能再放任这家伙了!”

“那边的?那边生冷不忌,你能确定死者的真实立场?”头一个发话的冷哼一声,“再说,这是一起车祸,你有证据是谁干的吗?无凭无据想动那家伙,你确定自己做好足够的准备了?。

“他有嫌疑,这个咱们可以确定”低沉的声音叹口气,“算了,还走向上级汇报吧,我坚持我的立场”不能让这家伙再折腾下去了

十月一日凌晨,驻欧办里人满为患,门外的惨剧已经走过去时了,而身在异乡的中国人就算再习惯闷头发展。但是偌大一个巴黎,要是找不出几十个愿意凑热闹看阅兵的,那也是胡说只算军事发烧友也不止这一点了。

不过在场的九十多人里,学生占了百分之九十还强,他们的生存压力不大,又爱呼朋引伴趁热闹,遇上这种大事翘课都无所谓一谁还没偶尔翘过课?

过了十二点还有人往这边赶,一时间连楼梯上都坐满了人,等到一点的时候,人数已经堪堪破了一百二。

驻欧办的大厅总共也就八十来平米,这么多人挤做在一起,真的是人挨人人挤人,几个保洁工在人群中走动递送茶水饮料,都比较艰难。

就这,还是把一些工商界的人士安排到了各个房间里,才不那么拥挤一当然,学生们想进房间看也行,这一剪没有身份尊卑,不过既然是学生,大抵还是爱凑热闹的,进房间看电视的学生大概也就那么四五个。

“能不能拍了?”袁孙看到有人等得不耐烦,开始打哈欠了,就向陈主任请示,“再有半个小时就开始了

“那几个没拿上国旗的,先把国旗送过去”陈太忠也是忙到一塌糊涂,不过他的眼力价不是般地好使,驻欧办这边准备了五百面小国旗,人手一个”就连门口的门卫和混混都必须手持一面。

正说着呢,他的电话又响了,来电话的是黄汉祥,黄总那边听起来挺热闹的,小陈,都准备好了吧?就要开始了啊

“是啊,电视已经开始转播了”。陈太忠摆一摆手,示意刘园林抱着凹去拍摄,自己走回了办公室,“真想回去看看啊。”

“嗯,想让你回来的人多呢”。黄汉祥哼一声,“今天你门口的车祸是怎么回事,还有那些抢劫的,”都是你干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