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34 可欺2035没捉着

2034可欺2035没捉着

当然,以陈太忠现在的城府和认识,就算跟许纯良再惯熟,也不可能张嘴相求,问许书记能不能出手对付赵喜才。

对省会城市市长这种差一步就能上副省的主儿,省纪检委有点不够看一就像一个地级市的纪检委想对付一个县委书记一样,多半都要经过上级的许可方好办事。

不过这只是一个原因,另一个原因才是更致命的,许绍辉背景深厚,又是天南第三把手,没错,他在天南有自己的利益诉求。

而陈某人之所以改变初衷,要横下一条心搞赵喜才,是为了扶田立平上位,却不是帮他许家冲锋陷阵,这才是眼下不宜声张的根源。

陈太忠和许纯良的关系,那真是没得话说,陈主任不但知道许主任的经济问题,还在欧洲帮其挣钱,而许主任手上有点活儿,也是说太忠你想接什么活儿尽管开口。

然而,就是这样的关系,他都不能张口相求,私交终归是私交,各人的阵营和所代表的利益,才是关键,这也就是人在官场的悲哀了,身不由己啊。

视察完科委大厦,陈太忠也不等许纯良招呼,又跑到红山那边的工地看一看科委的房地产公司在这里施工,就是六七层楼的那种火柴盒子,目前已经有五栋楼封顶了。

按说,接下来他就该去助力车厂了,今年科委已有的成绩中,助力车厂是最出彩的,大庆的时候第五万辆下线,利润也相当可观,尤其是很多人都知道,那疾风电动车的广告上,两个洋模特很漂亮。

然而,他不想去那里,因为那生产厂长李天锋实在太难打交道了,李厂长的上台,得益于陈主任的大力支持,可是他每次见到陈主任,却总是要说那些凤凰出产的电机的不是一不管是共性的现象,还是个性的。

当然,李厂长或者是想通过这种严把质量关的方式,证明他是真的愿意帮电机厂提高产品质量,而陈太忠也认为他的主观意愿应该是好的,老李没那么多花花肠子。

但是,这种厚爱他受不了啊,尤其是老爸去北京旅游了,没人帮他抵挡炮火,那么他只能选择不去,以免失了面子由此可见,这世间真的是公道自在人心,以五毒书记的强势。居然会头疼一个科级小厂的副厂长,原因无他,只为人家没有私心。

不过,他没去也是没去对了,因为在不久之后,他就接到了市委秘书长魏长江的电话,书记办公会正在召开中,现在要就整合凤凰煤炭资源的事情,所以听一听他这驻欧办主任的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