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36 欠债太多2037暴露了

2036 欠债太多2037暴露了

等陈太忠从三十九号出来的时候,就接近下午四点了,他寻个没人的地方,才将林肯车放出来,网开机的手机就来了电话。

电话是吴言打来的,电话里,白市长很不客气地发问了,“陈太忠主任,你回来已经一天多了,什么时候才有机会跟我汇报一下工作?。

那啥”你老爹不是在你家养病的吗?陈主任颇有一点无语。哥们儿这欠的作业实在有点多,连小白同学都忍不住了,说不得咳嗽一声,很恭敬地发问了,“马上就有时间了,请问我去哪里找您?”

“你旁边有人?。吴言被他的小伎俩骗了,音量登时下降了百分之九十还强,接着又是一声轻咳,才继续放大声音,“不出意外的话,五点之前,我会在招商办办公

吴市长在招商办,占的是秦连成原来的办公室,周勇来了之后倒也有眼色,没去占属于分管市长的房间,而是新加了一间办公室对周主任来说,这种办公室禁忌他是懂的。

所以吴言也偶尔来这里办一下公,她找陈太忠,除了一份难耐的相思,还有几件事情,其中第一件就是”她被荀德健骚扰了。

吴市长刚才“偶尔”路过业务二科,知道陈太忠这次没拿回什么已成的意向,倒是正正地撞见话痨荀,荀德健一见招商办的分管市长是如此年轻美貌,就借口想多了解一下凤凰的投资环境,没皮没脸地跟上来了。

吴市长有点见不得此人,尤其是见不得那厮一双贼溜溜又带着点傲气的眼睛,但是她既然负责了招商引资工作,对投资商就不能使性子了,更何况这家伙是太忠领来的,不看僧面也得看佛面不是?

怎奈,这厮实在聒噪得有些过分,吴言在第二次问他,你打算在凤凰投资多少钱的时候,这家伙依旧转移了话题,她也就懒得多说了,一个电话打给了吉科长,“荀总对凤凰的环境不是很熟悉,你这个主人做得不够好,应该多向香港朋友解释一些市里的政策法规。”

吉科长一听就知道不妙了,他跟荀德健接触了不到两天,就知道这厮到底有多么轻浮了,说不得来到领导办公室将人领走,就这”姓荀的这厮还有点不情愿呢。

你怎么找了这么个极品过来?想到这里,吴市长就实在控制不住了,于是打个电话给陈太忠,却是死活接不通,那么,等电话能接通的时候,她的怨气比较大,却也是正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