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65 -3466私人恩怨

3465 3466私人恩怨(求月票)

3465章私人恩怨(上)

陈太忠无视别人的围观,拖着祁伟就来到了老爹所坐的桌前,一旁的人见状纷纷避让,没有人敢直面陈主任的怒火。

“喜欢在地上躺着,那你就躺着吧,”他将手一松,直接将祁主任丢在地上,自己却是坐到座位上,端起一杯白酒来,慢慢地喝着,“真是贱皮子,不打不老实。”

“你这下手,是不是重了点?”陈老伯可知道自己儿子从小力大,打架十分在行,看到那祁伟躺在地上生死不知,禁不住出声发问。

“他装死呢,”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又扭头看一眼,待见到那货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登时又生出点恼怒来,说不得伸出脚尖一挑,将此人的身子翻过来。

“想趴着?你做梦吧,今天就要让大家看一看这张脸,”他微笑着发话,“狗仗人势的东西,你不是牛逼吗?大家都来围观一下吧。”

祁主任硬是要得,面孔朝天依旧是在装昏迷,不过大家都看得出来,在陈主任脚尖一挑的时候,此人似乎想来个三百六十度的侧滚来着,只不过陈主任使用的力道大家一目了然,所以剩下的那一百八十度,终是不好翻过去。

事实上,在大厅这种明亮的光线下,转过来的祁伟的状态,那是一目了然,看得细一点的,甚至能看到他耷拉的眼皮,时不时要微微抖动一下。

“也就是这种货色了,欺负人的时候吃拿卡要无恶不作,遇到厉害的,只有躺在地上装死狗的份儿,”陈太忠不屑地摇摇头,接着扭头大声发话,“谁带了数码相机?我借用一下,记录下这永恒的一刻……祁主任装死狗的时候,可真的不多见。”

饶他百般地羞辱。祁主任就是静卧在那里纹丝不动。正是真的好涵养,他狂任他狂,清风拂山岗。他横由他横,明灯照面庞。

到了这个地步,他也不能醒转了,要不然就丢人丢大发了,而且一旦醒转,还可能再被痛殴,所以他只能咬着牙装昏迷。我就是昏迷不醒了,倒要看你如何收场。

“陈主任,”刚才包间里的年轻人,又冒出了头,他指一指躺在那里的祁伟,战战兢兢地发话,“我能不能……检查一下祁主任的气息?他的身体不是很好。”

“他要死了我偿命,他要没事……你辞职。敢不敢赌一把?”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还有,别叫我陈主任,我是陈区长,现在我不是天南的干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