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67 -3468所谓默契

3467 3468所谓默契(求月票)

3467章所谓默契(上)

十分钟后,许主任已经跟着陈太忠来到了电机厂宿舍,陈母已经将菜热了一遍,又把刚才还没做的两道菜做了出来。

她的手艺真的很一般,不过吃饭的这俩并不挑剔,这二位啥好东西没吃过?干一杯随便吃上几口之后,陈太忠才缓缓开口,“为什么?”

“嗯?”许纯良奇怪地看他一眼,又伸筷子去夹丸子,“还是家里做的丸子香……你问什么为什么?”

“疾风变成这样了,怎么不早跟我说?”陈太忠看他一眼,“对付这种人,你不方便出面,那我来就行了。”

“你这不是办了吗?”许纯良没心没肺地回答一句,这家伙还真是一个慵懒的性子,“你回来顺手的事儿,何必让你在北崇闹心?”

“你这也……”陈太忠被这句话顶得哭笑不得,好半天他才抬起手来干一口白酒,“这种事拖得越久,越不容易挽回,处理它宜早不宜迟。”

“宜早不宜迟?嘿……”许纯良不以为然地叹口气,意兴阑珊地回答,“太忠,我算看明白了,这科委不是你的,也不是我的,它最终还是公家的。”

“你这才是屁话,”陈太忠冷哼一声,事实上他很清楚,纯良的话才是对的,才是更符合这个时代的认知,但是这违背他做人的准则,“纯良,我记得你以前的心态,没这么颓废啊。”

“我其实很多时候都愿意随波逐流的,”许纯良很无所谓地回答,“为官一任造福一方的心态,我也有啊,但是有些人……真的很打击人的积极性。”

“你这个心态做一把手,有点消极了,”陈太忠摇摇头,不过想到今天纯良出场的时间和发言,他又隐隐觉得。纯良这次借自己的势借了不小。

尤其是最后那一句:以后他会多关注疾风厂,只说这个表态,基本上就把祁伟架空了——就算殷放想帮忙说话,也得考虑恒北某个区长的反应。

所以他略略停顿一下,就若有所思地问一句,“那我回来之后要是不找祁伟的麻烦,或者……只是警告他一下,你又打算怎么处理?”

“你肯定会大找特找他的麻烦。因为你父亲。因为科委的前途,因为咱们是朋友,”许纯良随口回答。一副天经地义的口气,不过到最后,他终于轻叹一声。“要是你也得过且过的话,那我就真不知道,自己的坚持有没有意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