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75章 敢调戏我?

第四千零七十五章 敢调戏我?

陈太忠听到这个问题,登时无语凝噎,我勒个去的,咋就没想到这个呢?

他嘴里一口一个大会,一口一个重视,但是这样的大会,离他还是相当远的,是的,他还真没把单永麒和与会代表划上等号。

周主任这么一问,他这才反应过来,怪不得是中央纪检下来人,而不是警察部——人家不仅仅是查案子,更是要搞明白里面发生了什么。

不是随便一个副省级干部,就可以参加大会的,当然,有些代表也远远不到副省级。

不管怎么说,这么隆重严肃的大会,还是偶数位——换届的大会,在即将召开之际,一个身为省委常委的代表缺席了。

这种大会缺席,肯定是要给上面一个说法的,全国的代表也不过才两千多号人,轮到地北,有没有二十个都难说,而且缺席的理由,必须是绝对过硬才行。

离奇失踪?省省吧,上面的大佬绝对不会答应,所以对于这种情况,中央纪检没有反应才怪——查到问题没有,这个姑且不说,查没查,这绝对是态度问题。

意识到这个事情的严重性,陈太忠就明白了,人家一句话都不解释,直接把他带走,是可以理解的——不能走漏风声,甚至同时把廖大宝带过来,也不稀奇。

那么,刚才张锦华不太关心大巴上的人,不关心董毅,就很正常了:那些都是小事,关键人家要搞明白,你陈某人在单永麒失踪的过程中,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

当然,在陈太忠想来,就连调查情况的这些人。估计也会猜测他是无辜的——他无故挑衅对方半天,自是看得出来对方相对比较克制。

可人家还就是这么调查他来了,有板有眼,事先不吐露半点风声,干脆利索地把他带走,甚至还捎带上小廖,他却不能指责对方做得不对——人家是严格按流程走的。

所谓组织调查的原则,就是不冤枉一个好人,不放过一个坏人。对方也是尽忠职守。

意识到这一点,陈区长有点泄气,今天这口气,是找不回来啦——没办法,陈某人自命讲究人。不做那些不讲理的事。

“陈太忠同志,赶紧回吧,”张锦华感觉到他先是震惊,然后是沮丧了,还笑眯眯地刺激他一句,“回去得晚了,没准娃娃鱼又要死一条。”

你这是什么话?陈太忠心里这个火。就越发地大了,在他的感觉里,从来只有他可以在占尽上风的时候戏弄对手,现在你丫只不过占了一点点理。就敢这么调侃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