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76章 瞬移轰炸

第四千零七十六章 瞬移轰炸

“但是一问才知道,他们不是黑社会,”陈太忠又吸口烟,弯腰抓起喝到一半的啤酒,“他们是拆迁办的人,那个房子要拆了……”

陈区长说的,正是他在小可乐的同学,燕子家的遭遇,那天拆迁公司给他的印象是极其地不好,他们自打一开始商量的时候,就是很蛮横地表示,这回迁房你们买不起,我们是打算多少钱一平米回收,你就签字吧,说多了你也不懂。

当时对方那个气场,真的是很强大的,而后来他们解释的理由,也是很可笑——对老百姓太客气了,别人就觉得你可欺,没事也要生出点麻烦来。

关于这些因果和分析,陈太忠也懒得多说,就告诉他们,去看《官仙》第两千六百三十六章吧——那书不错,记得订阅哈。

当然,他将拆迁公司化用为拆迁办了,这是很简单的借喻,不是抹黑。

说到最后,他有点痛心疾首,“……拆迁之前,你首先将对方定义为可能的刁民了,为了加快进度,不惜造成紧张的对立关系。”

“说到底,这是欺负老实人,因为老实人不敢反抗,但是,多做点工作,很难吗?刘少奇同志曾经在《论共产党人的修养》里说过,‘事无不可对人言’……先做工作,讲明白了,对方同意,那就是同意了,不同意的话,咱再狠狠收拾他。”

说实话,陈太忠讲故事的水平不错,他说跟拆迁办起纠葛的时候,几个纪检监察的同志听得都很用心,他偶尔歇口气,喝口酒抽口烟,别人眼里就要冒出期待的神情,似乎在说——“加更,加更啊你”!

但是他一旦说起来自己的认识,别人就忍不住……该干啥干啥了。周主任强忍着打哈欠的欲望,又看一眼张锦华——咱没必要听他这么教训吧?

这一次,张锦华注意到了他的目光,对他微微摇一下头,动作轻微到目视不可察——咱先由着他。

“别人这么做,也就罢了,你们搞纪检监察工作的同志。也这么做,那真的是不应该。”陈区长没注意到那些,他一手拎着酒瓶,一手捏着香烟,十五度角仰视着上方,继续语重心长地讲话。

“好人会因此寒心,坏人却没准能仗着过硬的心理素质扛过去——起码能扛过这一关,”说到这里,他重重地叹口气,“这是亲者痛仇者快。同志们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