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三团狙击战

激动争吵

激动争吵

等大家到了安全的地方。阿福下车,对猴子说:“先回去,我去接应程落。”

猴子也跟着跳下车:“我也得去啊!”

“不用去了,我……呼呼……我回……回来了……”有人跑进,气喘吁吁地拉住阿福的斗篷。

大家一同看去,看见程落吐着舌头,喘得厉害。脸上、身上都是血痕。

猴子一脸快哭的样子,心疼地看着程落:“你怎么弄……弄成这样了?”

程落指着阿福:“他……他开得太……快……快,我……跑不动……动……了”

阿福左右看了看,没有鬼子跟来。阿福动了动嘴角,没有理会程落:“上车。”

回团部的路上,大家安静得很。猴子也安静得很:

回去了,不得不面对很多问题。雷爷现在想必很为难吧。上官大嫂一定会为难雷爷吧,不,不是雷爷,应该叫哥!只是叫了这么十几年的雷爷,突然叫哥,很不习惯。不过,猴子很高兴。每次叫这一声“哥”,他都兴奋得很。

猴子偷偷地看看有些狼狈不堪的程落。其实,自己已经是死过一次的人了,何况跟着雷爷出生入死那么多年,生死早已置之度外。只是刚刚……刚刚才和自己的亲妹妹团聚。这会儿真的对人世有着很深的眷恋。自己是真的,真的很想活着,为这个失散多年的妹妹,活着。还清这些年,自己欠她的。

团部办公室里。

雷子枫,上官于飞,石敢当,玲珑等人已经坐了一夜。

雷子枫一直低着头不说话。一动不动,就像个雕塑一般。

“嘿~~我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啊?”石敢当看着大家,就他的脾气,实在是受不了这种气氛,“这都坐了一夜了,你们倒是说个话呀!团长,这是怎么回事?”

雷子枫抬头看看上官于飞,上官于飞一直看着他,询问的神情。

门被推开了。

“我来说吧。”猴子走进来。脸上少有的毫无表情。只是眼神,小心地看看雷子枫,雷子枫背对着他们坐着。

“当是……当时我不想死,弄了块儿牛皮,在里面装了些猪血,又弄了几块铁板塞在衣服里。所……所以雷爷那一枪没打死我!”

“不是这样的。血袋是我弄出来的,铁片儿也是我找的”雷子枫站起来,“猴子是我亲弟弟,我不会让他死!”

猴子看着雷子枫,眼里尽是泪水,颤抖地喊:“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