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三团狙击战

箱中残肢

独立三团狙击战

半夜,阿福从噩梦中惊醒,满头大汗。实在睡不着,决定到院子里走走。

“阿福。”正巧雷子枫也睡不着,看见阿福靠在柱子上,走了过去,“在看什么?”

阿福看看雷子枫,又抬抬下巴,示意他看对面屋顶:“雷爷,连我都瞒着?”

雷子枫看到猴子和程落坐在屋顶,笑得开心得很。面对阿福的质问,解释起来:“你回来以后,整个团里一直很忙。而且……我也不知道怎么跟你说。”

阿福看着雷子枫苦恼的样子,抬手拍拍雷子枫的肩膀:“雷爷,这没事。只是万一那晚程落开枪怎么办?”

“我觉得她不会。”雷子枫对这一点很自信。看看房顶上的猴子,又调转话题,“我很久没看见猴子笑了。从那事儿以后,猴子几乎没笑过。难得他今晚笑得那么开心。”

阿福也看了猴子一眼。他实在很难想象猴子不笑的样子。虽然他知道,那件事情一定会给猴子很大的打击:“很难想象。”

“希望他能忘了那些事儿吧。”雷子枫叹了一身。

“好、好好一个丫头,你说这怎、怎么就弄、弄成这副样子。”程落脸上贴着好几块纱布,都是包着今儿个早上被子弹划伤的口子。猴子心疼又小心地碰碰,“疼、疼吗?”

程落听猴子说话,觉得好笑:“不疼,哥,你别紧张,你这一紧张就……呵,就有点儿结巴。”

“这、这不那么多年、哥习、习惯了嘛。”猴子有些不好意思,挠挠头笑着,“你说,这要是落了疤,以后嫁、嫁不出去可怎么办呐?”

程落把头靠在猴子肩膀上,语气轻松:“我不是有哥哥嘛,嫁不出去,我就赖着你了!”

“哪、哪有人说自己嫁不出去的。”猴子因为程落的动作,笑得书春光灿烂,说话都有点儿语无伦次了。

程落顿时嘴歪眼斜:“这……这不你说的嘛。”

“呵呵。”

程落坐直,瞥着院子里的两个人:“快去休息吧,你家阿福和雷爷已经盯了我们很久了。”

猴子跟程落道了晚安,到院子里。

“雷……哥、哥,阿福,你们别这样盯着,我妹子她、她她都、都不好意思了。”猴子笑得腼腆得很,和平时那模样,天壤之别。

阿福似乎是被猴子的话呛到了,咳了一声。和雷子枫对视一下,嘴角抽抽。

“就她?”雷子枫快笑瘫了,摇摇头,拍着猴子的肩膀叹道,“就那丫头也会害羞,呵,猴子啊!”

猴子一皱眉,一嘟嘴,头歪朝一边儿,才不理会雷子枫对程落的控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