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三团狙击战

记忆浮现

独立三团狙击战

“政委,我估计,青城里的鬼子,很有可能是七、三、一、部、队。他们从哈尔滨撤到这里,也很有可能。而且,他们很有可能在青城里面,做活、体、解、剖、实、验。”

阿福和程悦博在禁闭室里,而雷子枫和程落却在外面儿给他们守门。

程悦博反复寻思着阿福的话,突然想到什么,侧目问道:“你怎么知道这些?而且……”程悦博往门外看看,“为什么选择告诉我?”

阿福抿抿嘴:“我对以前的事,没有记忆。我也不清楚我怎么知道这些东西。您比雷爷、比其他人都冷静得多,告诉您安全。”

程悦博意味深长地笑笑,拍拍阿福的肩膀:“如果如你所说,你还知道什么?”

阿福闭上眼睛,似乎在努力回忆什么:“他们很残忍……屋子……屋子里面……味道很刺鼻……没有力气,所有人都……都昏昏沉沉的,血腥味……他们……呃……”

阿福的头快炸开了,顿时全身无力。单膝跪下去,紧紧地握着他的枪,支撑着身体,“他们把其他人的手塞到冰堆里,然后……又放到滚烫的水里……”

“别想了!”程悦博蹲下来,按着阿福的肩膀。汗水顺着阿福的脸颊流下来,努力抬起头来,努力睁着疲惫的双眼:“其他的,我……想不起来了……”

说完,便晕了过去。

玲珑一直守在医务室里。

阿福一晕就是一整天,而这两天一直,阿福似乎一直在做梦,一直都很不踏实。

门开了,雷子枫和猴子悄声走进来:“怎么样?”

玲珑也是轻手轻脚走过去:“还没有醒过。阿福哥好像,一直在做噩梦。”

猴子发觉身后有人,转身抬手就要打:“谁在你猴爷爷背后呢?”

却看见程落一个脑袋瓜子伸进来,很无辜地看着猴子。猴子笑笑,心虚得很。还好收手及时,不然……猴子悄悄的往自己的手上拍一下,心里暗叫:手贱!

程落又看看玲珑:“叫我大伯来给他针灸一下行么?”

“阿福哥才昏倒的时候,就已经针灸过了。只是……到现在还是没醒。”玲珑转头看了一眼颦眉睡着的阿福。

四个人在病房里面,安静得很。一直守到深夜。玲珑捂着嘴巴,悄悄打起哈欠来。一只手拉住她:“你先回去睡吧。我们在这儿守着呢。”

是程落。

猴子也看看玲珑:“是啊,玲珑妹子。你都忙了一天了。去休息吧。”

“是啊,玲珑。程落也算半个医生,你先去歇着吧。明天我们去做事,你还得照顾阿福呢。”雷子枫也劝说玲珑去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