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三团狙击战

就是敌人

独立三团狙击战

石敢当不屑地瞅了程落一眼,趾高气昂地看着天。

“跟六子道歉!”程落没理会石敢当的趾高气昂,逼视着石敢当,语气不容不容置疑。

旁边儿有人小声的议论:“快把团长他们找来。”有人退出了围观的队伍,跑去找人。

“我……凭什么,我干嘛跟个汉奸道歉啊!”石敢当再瞅程落一眼,“真是一家人,程悦川是汉奸,你也好不到哪儿去……”

话音未落,石敢当鼻梁上狠狠挨了一拳,被打得仰头退了几步。石敢当脸皱成一团,手捂着鼻子,鼻血顺着指缝流出来。换得靠坐在一边儿的六子一阵冷笑,林翔更是边跳边拍手:“好啊好啊,坏蛋被打了!”

程落被林翔的兴致勃勃弄得有些无语,暗自甩了甩手:这真是块石头,鼻梁骨这么硬,手都麻了。

虽然林翔看好戏般的掌声有些活跃气氛,但是一触即发的怒火还烧得旺盛得很。程落不敢大意,脑子里迅速分析石敢当的套路,力气上她吃了大亏,速度上能略胜石敢当一筹,最能占便宜的,应该就是耐力了。所以,面对石敢当来势汹汹的拳脚,程落一致躲避,不予直接面对。石敢当眨眼之间就挥拳三四次,让周围的人看得心惊胆战又热血澎湃。

不过程落在躲避之于,还不忘偷袭几次。

这不,程落刚刚避开石敢当一记重拳,便使尽全力一记肘击,打在石敢当背上。她记得看程悦川说过,打在这个地方,最容易让人岔气。果不其然,石敢当确实一口气喘不上来,憋红了一张脸,速度也慢了下来。然后一记锥拳,凸出的食指第二指节击中石敢当耳后,石敢当突然就失了气力,挥拳都软绵绵的。程落再一闪身,一脚踢向石敢当腹部,整个人踉跄了几步向后倒去。

程落目光狠绝,气场肃杀,抬腿从靴子里抽出匕首,双手合握,向石敢当扎过去。

虽然伤没好完全,但在医院实在无聊,雷子枫就准备着要出院。

上官于飞团里有事儿,不能去接雷子枫,所以这个重担就落到阿福和猴子身上。只是雷子枫一路不乐意的样子,逗得猴子一个劲儿寻雷子枫开心,但雷子枫也不搭理他。

突然一个战士匆匆忙忙冲过来,报告雷子枫,石敢当把六子给打了,现在又和程落起了矛盾,雷子枫和阿福交换一个眼神,阿福和前来通知的战士便先一步赶回团部。

“还嫌不够乱啊?”猴子吵着嚷着要修理石敢当,雷子枫几个眼神,把猴子瞅得服服帖帖,又一肚子憋屈。

一路上听着事发的经过,阿福无奈地摇摇头,他真是彻底对石敢当无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