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三团狙击战

批评石头

正文 批评石头

团部的办公室。程落背着手站在一边,一脸无所谓是模样。程悦博骂也不是,不骂已不是。

??“大伯,想骂就骂吧,我已经跟上头联系过了,明早就动身。”程落站累了,拉了张椅子坐下。反正办公室里也就他们俩,程落也懒得那么守规矩。

??“哎……”程悦博叹了一声,声音透尽了失望,“这件事情,我就交给老赵去处理。我也懒得说你,反正对错你自己清楚。回去整理你的东西,路上自己小心点。”

??程落没有立刻离开,趴在桌上把头埋在臂弯里。看着地板,眼睛滴溜溜地转,让人猜不透她的情绪。

??本想向程悦博解释,却又不愿解释。程落也不知道自己想干什么。

??雷子枫和猴子赶回来,在团部门口就听说石敢当被程落给收拾了。战士们都在讨论俩人打架的场景,直接忽略了阿福和程落之间的事。

??猴子听了以后,得瑟了,一个劲儿地夸程落能干,完全忽略了雷子枫的白眼儿。雷子枫也淡然,猴子这人儿,对有些事情,就是想法浅了点儿,单纯了些。不过雷子枫也安慰,猴子还是在狐牙峰时候的那副样子,那么多事情,并没有让猴子折服。

??两人走到医务室门口,阿福坐在医务室外的栏杆上——安静又叹息。看阿福不对劲,又担心猴子乱说话,雷子枫打发猴子先去看看程落。

??“雷爷,那我就去了!”猴子手揣在兜里,乐颠乐颠地笑着。雷子枫也是笑起来,拍了拍猴子的肩膀:“去吧去吧。”

??看着猴子走远了,雷子枫也坐到栏杆上:“怎么了,阿福?”

??“雷爷,没事。”阿福轻描淡写,一笔带过。却什么都没交代。

??“因为石头?”雷子枫向来不勉强阿福,今儿却觉得阿福着实不太对劲,不免多问了一句。

??阿福低着头,右手拇指一下下扫过左手虎口上的伤。像是在怀念,像是在思念。再仰头望天,深深呼吸一下:“雷爷,我必须这么做。当时要不阻止她,她估计……要杀了石头。”

??雷子枫心里一震。就这么一句话,雷子枫清晰的知道整件事情有多复杂。他很能理解阿福此时的心情,即使他并不曾遇到这档子事儿。

??“她说……我和她,是敌人。”阿福平静缓慢的道来,然而却让人觉得,节奏稍微在快一点,阿福如此沉静的人,会马上失控。

??雷子枫偏头看着阿福,听得出说出这句话时候,阿福波澜不惊的声音里带着数不尽的无奈,理不清的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