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三团狙击战

留下信笺

留下信笺

一个破旧的小庙。

外面有动静!程落从浅睡中醒来,目光警惕似猎鹰一般。然后迅速藏到门口,食指中指间,夹着她惯用的镖。

谭乐怡赶路太急,骑马骑得筋疲力尽,便想到庙里休息一下。谁知才踏进门槛,颈上便是一凉:“别动!”

闻声识人,谭乐怡试探地叫了一声:“程落?”

谭乐怡?

因为多年不见,这段时间总看着谭乐怡穿军装的样子,她突然换了个造型,又是背后偷袭。程落还真认不出来。虽然将手放下,程落却还是时时刻刻警惕着。

“我顶替了雪狐的位置。”并没有多余的言语,直截了当。程落挑眉审视着谭乐怡,怀疑的成分居多。但她又无法解释,谭乐怡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

谭乐怡从兜里掏出要交给程落的信:“看了这个,你就懂了。”

抖开信纸,只有一句话:“雪狐叛逃,狐巢有变,银狐暴露,小心掩护。”

这并不是程悦博的笔记,而谭乐怡再递来的路线图,程落相信了她:“你猜,这飞狐岭的鬼子,有没有收到这个消息?”程落不慌不忙,盘腿坐下。

“不管他们知不知道,我们应该快点离开!”谭乐怡看着程落一点不着急的模样,无法理解。

程落抬头看了谭乐怡一眼,神情有些复杂:“不能走,照这个情形看来,要么他们守株待兔,要么我们守株待兔。不能知道的情况比遇到的情况,危险得多。”

谭乐怡很了解,程落经验比她多,虽然程落的作风总有些剑走偏锋的样子,但谭乐怡选择跟从。这让程落很不习惯,一直对着干的人突然间变得“言听计从”。

两人在破庙周围绕了一圈,四周土地开阔,最近的林子也在两百米开外。

“把你的马拉到这边儿来,只要我们逃过这两百多米的距离,就算脱困了。”程落观察了四周的地形,也清楚这两百米的距离,很可能就是她们的葬身之地,却坚持如此。

谭乐怡不解:“我们现在就进林子,不是更安全?”

“我担心林子里有伏兵。”程落吐了口气,声音有些无力,“我倒希望能在这里与鬼子正面交锋,最起码我们先了解了地形。”

“我们就两个人,守株待兔太冒险了。”谭乐怡还是很犹豫。

程落也点点头,转身往破庙里走:“乐怡,你不该来。其实大伯不用担心,我绝对不会活着落到鬼子手里。”

乐怡。

听到程落改口的称呼,谭乐怡突然有想要流泪的冲动。抬手捂着口鼻,希望眼里平复汹涌的酸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