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三团狙击战

交换人质

独立三团狙击战 交换人质 凤舞文学网

十字准心镜下,看到埋伏在崖下的战友,看到猴子和政委,看到倒在一边的鬼子俘虏。

同一个地点,上一次埋伏,已经是一个多月前的事。然而阿福每次想到都还会后怕,都还心有余悸。阿福转头看看,再次提醒石敢当:“不准乱开枪!”

“师父,我这……”石敢当满脸的无奈和委屈,还想争辩,阿福却并未理会他,继续观察崖下的况。石敢当看着阿福不理他,也就悻悻地住了嘴。撅着嘴握着枪,把头扭朝一边儿。

山崖下的猴子,神色着急,满脸都是憋屈快哭的模样:都不知道雷爷被鬼子折磨成啥样了,这都啥时候了,人咋还不来呢?

程悦博看着一直不安分的猴子,竟也跟着着急起来,不快地喊了一声:“猴子,别跳了!”

“不是,政委,我……我……我着急。”猴子的脸皱成一团,眼眶还有些红。

程悦博无言以对,说实话,他也急。他也担心鬼子会怎么对付雷子枫他们。昨晚突然收到鬼子的电报,竟然那么轻易就答应交换人质的决定。然而在所有人都乐呵的时候,程悦博却是忧心忡忡。

连夜带人挖出一条短而简单的隧道,已做不备之需。所幸鬼见愁这个地方容易隐蔽,安排人埋伏的时候,困难也就小了很多。程悦博交代大家,该次任务主要是救人。能不费子弹就不费子弹,争取全而退。

又过了半个钟头,所有人都急切得很。传来一阵似有似无的车声,猴子立刻俯下,趴在地上,侧头让耳朵贴着碎石沙的地面,才把声音听得真切。立刻跳起来,激动而紧张,还带着一点点跃跃试的冲动:“政委,他们来了。”

“哦,猴子,待会儿听我的!”程悦博点点头,根本看不出他的绪。似是一切如常,冷静得可怕。猴子看着程悦博平静的神,竟然奇迹般地也冷静下来,然后点点头:“是,政委!”

救援的过程并不像准备救援的过程那番紧张,也不如想象中的危险异常。过程实在简单到让人瞠目结舌。

山本宇并未出现,鬼子开着两辆卡车来,只是简单的交换了人质,然后将被捆着倒在地上的山本佐等人扶上车,便离开了。

猴子也没搭理,赶紧跑上去给雷子枫松绑:“雷爷,小鬼子没、没对你咋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