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三团狙击战

染上毒瘾

染上毒瘾

雷子枫的不安,在那天半夜得到了印证。从睡梦中被冻醒后,觉得自己全身异常的酸痛,辗转反侧却依旧无法入睡,无论是躺着、趴着还是侧着身子,雷子枫都觉得浑身难受。这样的感觉,就像是受伤住院后,久卧病床后的样子,仿佛身体里的每一个关节都趋势着他,要起来运动运动,然而全身无力让他像是一滩烂泥,瘫软在铺上。

雷子枫难受得想要吼两声,来发泄胸中憋闷的压抑。却又看着屋内窗外都是一片漆黑,而一直忍着。

就是因为雷子枫总说冷,上官于飞专门给他加了床被子。然而厚厚地棉被仿佛是压在身上的摆设,雷子枫没有感觉到任何温度,依然冷的很,整个人蜷缩在被窝里,不停的冷颤。就这么一夜辗转难眠,终于挨到了天亮。

“雷爷,雷爷。开门儿啊,我给你送早饭来了。”猴子端了一碗白面,面上放了几块鸡肉,花生米,还有青菜。猴子站在雷子枫门口喊了几声,不见回应,才抬手敲门。

几乎把手掌都敲痛了,依旧没有任何回应,猴子慌了,又赶紧跑到窗子面前去敲了几下。

猴子敲门敲了半天,程悦博、阿福和上官于飞都被引过来。上官于飞拉着猴子忙问:“怎么了?”

“上官大、大嫂,我来给雷爷送、送吃的,谁知他不、不开门儿。”猴子急得很端着的面碗一歪,洒了些汤出来,差点儿溅在上官于飞的身上。

上官于飞一听也是急了,冲到门口去敲门:“子枫,子枫,你在吗?听得到我说话嘛?听到的话,你应我一声。”

依然无果。

雷子枫蜷在被子里,想要回应却没气力,关节骨骼仿佛被千万只蚂蚁爬过,痒痛难当。雷子枫紧紧咬着被子的一角,才不至于喊出声儿来。

“上官,让开。”程悦博拉开上官于飞,“阿福,把门踢开。”

阿福颔首,他也正是此意。猛一抬脚,门闩应声而断,门猛地砸在墙上,又给弹了回来。阿福抬手挡住,让程悦博和上官于飞先进屋子,又等猴子进去了,自己才走进去,顺手将门掩上。

屋子里面,**一团被窝在不停的颤抖,程悦博大步走上前去,直接掀开被子。只是被子一角因为被雷子枫咬在嘴里而没有被完全拉开,程悦博看着雷子枫的模样,大惊失色:“老雷?怎么会这样?”

“我不……不知道,冷,冷……”雷子枫艰难地伸手把被子盖到自己身上,咬牙切齿地颤抖着说。

猴子把面碗放在桌上,赶紧跑过来:“雷、雷爷,你这是咋、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