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三团狙击战

虎口夺人

虎口夺人

雷子枫和那俩战士都被转移到何芷兰的家里。程悦博给上官于飞和猴子,解释了其中的厉害关系,知道阿福一向冷静,就交代了阿福,盯好了猴子。

本以为这件事就这么被压了下来。然而就在当天傍晚,其中一个战士因为受不了这般折磨,而撞墙自杀。何芷兰看着满头是血的小战士的尸体,痛心疾首。找来一块布先将其盖上,差阿福去给程悦博报个信儿。自己却是寸步不离地跟着猴子。

“兰、兰姨,我怕雷爷、雷爷他……”猴子想着那死去的小战士,和雷子枫痛苦的模样,忍不住哭出来,颤抖地说。

何芷兰看着猴子的样子,心疼得很。落落回了中央以后,就这孩子最贴心。悦博忙着团里的事情,分身不暇,也没太多时间来看自己。就猴子,像是一日三餐一样,时时跑来看她。也陪她聊天儿解解闷。何芷兰清楚,猴子这孩子重情义,对雷子枫那更是没得说。

“猴子,他是个坚强的人,一定挺得过去!”何芷兰帮猴子擦了眼泪,温柔和慈爱地拍了拍猴子的脑袋,“傻孩子,不要担心。这一关一定过得去的。”

猴子点点头:“嗯,谢、谢谢兰姨。”

“找到了,找到了。赵……”一个青年男子冲进小茶馆儿,便朝着柜台里的人喊。

站在柜台里的中年男子,抬头瞥了一眼莽莽撞撞冲进茶馆的人,眼神严厉又无奈。

青年男子挠挠头,走进柜台里,压低声音:“赵老师,刚刚打听到,她被关在苏家地下囚室里。”

“哪来的消息,准确吗?”赵老师手下拨弄着算盘,眼睛盯着账本儿问道。

青年男子顿了顿,才开口:“消息来源在后院,是雪狐给的消息。苏家守卫太严,我摸不进去。”

赵老师眯起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青年男子,本想怒骂,却看了看周围的人,低吼道:“你疯了?雪狐背叛了组织,逼得我们换了地方,你还把她带来?”

青年男子满脸无奈和担心:“赵老师,我真是逼不得已了。程落失踪了两三天,完全没有消息。”

谭乐怡从内屋走出来,走到柜台前:“赵老师,先去后院看看吧。苏慕天是个心狠手辣的人,程落在他手里,太危险了。”谭乐怡想起偷听来的那些事,一个能不顾骨肉亲情追杀自己亲生儿子的人,根本不可能对程落手下留情。

赵老师叹了一声,往后院走去。一个身着国民党军装的女孩坐在院子里,看到赵老师便迎了上去。

“赵老师,近来可好?”女孩恭敬地开口。

赵老师嘲讽地笑笑:“不敢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