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三团狙击战

顺利逃脱

顺利逃脱

冉憋着一肚子火:程落沦为阶下囚,却反而越来越嚣张。时时刻刻都在挑战她的底线,若不是她要从程落嘴里得到“狐巢”的情报,不能一枪毙了程落,程落都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不过,现在能抓住雪狐的把柄,又能抓到一个“狐巢”的首脑人物,程落已经失去了存在的价值。

冉冷冷一笑,正要扣动扳机。雪狐突然发难,一抬脚踢在冉的手腕上。冉只觉手腕一痛一麻,抢一落地。

站在程落另一边的赵老师迅速侧步过来,扣住了冉的手腕。稍一用力便将冉的手臂缚在其背后。

“啊!”冉吃痛呻吟,懊恼地偏过头看着程落:她上当了!

然而此时冉已经被迫挡在程落和赵老师面前。程落把脑袋歪到一边,对着雪狐笑了笑。很庆幸,时至今日她和雪狐之间还是有那么好的默契。雪狐也回以一笑,然后抬起枪,对准冉的脑袋:“让你的人撤开!”

冉倔强地把头甩到一边:“你们三个陪我一个,怎么算都是我赚了!”

“你如意算盘打错了,最多就是我陪陪你而已。”程落硬撑着从赵老师身后走出来,自己抬枪,又将雪狐推到冉的身后,“除了我跑不掉,他们俩还是很安全的!”

赵老师稍稍偏头,寻着刚刚听到的一声上膛声,抬枪朝着那个方向,便撂倒一个准备放冷枪的走狗。然后冷冷扫射一周,手下又加大了些力道:“让你的兵消停点儿!”

“呃……”冉必须踮起脚尖才能减轻一些肩膀的疼痛。

“你们最好别乱动,杀了我们倒都可以领功了。只是我不知道冉死了,苏慕天会怎么收拾你们!”雪狐还是站出来,和程落并肩,环视面前的保安团士兵。然后指了指自己的头,“做人要有脑子,我们跑了,错在又不在你们身上。但是冉死了,就不知道哪些人要陪葬了!”

程落听到雪狐说话的一瞬,无奈地露出一丝苦笑:苏慕天会在乎冉吗?他都可以追杀自己的亲身儿子。

然而保安团的士兵还是信了雪狐的话,都面面相觑,不知所措。都是贪生怕死的人,能做走狗,自然也没有多坚定的意志和信念。话不必多,一两句就可以击溃他们所谓的“军心”。

程落压制自己情绪的同时,抓住了冉脸上的茫然,然后灿烂地笑起来。程落靠近冉,用只有她们俩能听到的声音说道:“你干爹对你有多好呢?是你重要一点,还是在鬼子面前立功重要一点?”

“你……”冉怒声呵斥,想反驳,却是无话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