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三团狙击战

残阳血战

残阳血战

黄昏时分,血色残阳。仿佛昭示着危险,又映透着嘲笑。

马上,这个大都市的夜生活又要开始了。穿着中山装,带着小毡帽的几个青年学生,骑着纯黑高大的自行车,说说笑笑的结伴同行,却在路口突然刹住了车。

保安团的一批士兵招摇过市,都背着枪。走在前面的几个甚至抬着机枪。而为首的一个人,一个乃不惑之年的男子,此人正是苏慕天。保安团特有的军靴在青石板路面上踏出声音,让人反感却又胆怯。

青年学生们相视而叹,甚至有些愤怒,却是束手无策,不知道能做点什么。

另一个地方,冉领着另一队人马,与苏慕天的队伍反向而行,都朝着同一个地方开进——一间并不起眼的小茶馆。

经几日的休养,程落身上的伤已经开始结痂,烧也退了下来。躺不住了,就到院子里活动活动。

不多时,小茶馆的后面被撞开了,一个男子浑身血污地跑进来:“快,通知赵老师,我们这儿暴露了!快走!”

男子冲进来,便摔倒在地。程落赶紧上前将他扶起:“张浩,你怎么样?”

“我没……没事,跑累了。血不是我的。”张浩解释道,“我在后面发现了几个保安团的人,我把他们解决了,快点,准备撤退。”

程落瞅了张浩一眼,然后立刻往前厅跑:“我去通知赵老师,你去拿电台。”

“赵老师,暴露了。我们快撤!”跑到前厅,程落之间钻进柜台里,小声告诉赵老师。

赵老师惊讶地看了程落一眼,然后点头。正准备让客人离开,便看到外面围上来的保安团。迫不得已,赵老师和程落都赶紧先将门关上。

茶馆里面,茶客们大多都看到外面保安团的士兵,然后开始吵闹,有的人甚至因恐惧而掀翻了桌子,引起了一片不可收拾的混乱局面。

苏慕天和冉会合,看着小茶馆的门关上了,却是嘲讽地笑笑:就那几扇门,难不成还能抵挡得了重机枪扫射?

苏慕天抬起右手举过头顶,四周的士兵立刻摆好了阵势。冉偏头看了看身边拿着大喇叭的警卫员,警卫员会意地开始喊话:“里面的人听着,立刻投降。否则我们将会采取清剿措施!”

茶客们乱作一团,程落和赵老师努力地劝诫大家往后院去。

然而看到了通往后院的出口,茶客们蜂拥而至,一个茶客在混乱中被推倒,撞伤了头部,赵老师吩咐程落赶快把人送出去。

把人扶到院子里,恰巧遇到了扶着瞎眼老太太出来的雪狐和谭乐怡。

谭乐怡拉过程落:“外面情况怎么样?你一身伤,别乱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