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三团狙击战

梦境现实

梦境现实

好奇怪,这一夜阿福竟然睡得异常平静。一夜无梦,是个好觉。

阿福睡醒,看着房梁。这一觉似乎睡了很久,恍如隔世。在熟悉的环境中,然而一切都变得那么不真实。或许是清晨的光线带了些极淡的鹅黄,阿福眼前的一切,都像是隔了层雾气。本是清醒,却像处在梦中。

阿福突然有一种恍惚的错觉,周遭的一切都像是一场梦,一幅幅画面在阿福的眼前闪过,像是刚从梦中醒来的人,在回忆着刚才的梦境。这样的错觉让阿福极其恐慌,猛然地坐起,阿福的手颤抖地伸进衣兜里摸索,直到手指传来冰凉的触感。阿福像是怕衣兜里的东西会突然消失,赶紧抓在手里。

冰冷的触感和怀表上面繁复的纹路,烙痛了阿福的手心,却让阿福觉得稍微安心一点——这一切并不是梦,落落真实的存在,在他的生命里,在他的世界里。那个无条件信任他,陪伴他,安慰他的落落,并不是梦一场。

最残酷的事莫过于此,倾尽了所有,却在醒来后发现,那不过是一场梦境。阿福恬淡知足地微笑,握着怀表的手按在胸口:还好,她在这里。

还能感觉到自己慌张无措的心跳,阿福的呼吸并不平稳,他努力的深呼吸,希望自己平静下来。

然而,阿福觉得,现在的自己,比前几天平静得太多,他甚至都没有再做恶梦。那么,他还要怎么平静呢?阿福自嘲地想着,把怀表收好,然后准备开始他的工作。刚站起来,阿福有些晕眩,扶着桌角缓了缓。

去办公室绕了一圈,阿福才发现,昨天竟然把事情都做完了。然而鬼子们没有动静,团里也就没有什么事情。阿福绕了一圈,还是找不到什么事情可做,他有些无聊,在石阶上坐下,看着院子里的景物发呆。

无聊?这个词什么时候开始用到了他的身上?这次若不是因为雷爷的身体,他也绝对不会来处理团里的事情。

可是为什么,阿福现在会觉得,很无聊。他手里没有匕首,也没有子弹。阿福并不希望自己想些什么,而他也能很好的控制自己,什么都不要去想。只是脑子和心都全部放空了,便留出了巨大的空间,不愿去想的那些事情想潮水涌来,完全不受控制。

明明有个身影就在脑海里,阿福知道是谁,却不愿去看清她。所以阿福拿过靠在身侧柱子上的m1903,透过十字准心镜观察,或是一片叶子,或是常驻在团部院子里的小松鼠。投入了注意力,脑子里混乱的影像便渐渐消失。然而这一刻,却让阿福觉得,所以东西都是那么苍白空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