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三团狙击战

初夏雷雨

独立三团狙击战 初夏雷雨 凤舞文学网

看见阿福出了团部,司徒语静也跟着跑了出来。本是中午,却因乌云密布而显得有些沉。闷雷和闪电同时袭来,司徒语静吓得浑一颤,脸色变得苍白。但是她并没有打退堂鼓,硬着头皮跟上去。

司徒语静打小就怕电闪雷鸣,每次雷雨天气,她都躲在屋子里。她抬头看看天,咬着嘴皮小跑几步跟上阿福。阿福诧异地停下脚步,转头看着司徒语静,眼里丝毫不掩饰地透出厌恶的绪。

司徒语静躲开阿福的目光,委屈地有些想哭:“阿福哥,我……我只是想要道歉。以后,我不会乱说话,你……你可以不要生我的气吗?”

阿福没有说话,径自走开。豆大的雨点稀疏地砸下来,并没有阻挡住阿福的脚步。无事可干,阿福想四处走走,没有目的地。

司徒语静不想从前一般纠缠,阿福不说话,她也就安静地跟着。夏季的雨水天有些闷,本来稀疏的雨滴不过眨眼之间,便密集起来。

阿福颦眉偏头,看了看跟在自己后那个小而有些弱不风的影,终是不忍。阿福指着不远处的屋檐:“去躲雨吧。”

司徒语静惊讶地抬头,然后开心地笑着点点头。

两人并肩站在屋檐下,然而倾盆大雨还是飘了进来。阿福看了看有些瑟瑟发抖的司徒语静,解下自己的斗篷递了过去,却避开司徒语静切的目光。

司徒语静将自己裹在斗篷里,看着屋檐外面的那场大雨,偶尔的闪电和雷声让她不由自主地往阿福边靠了靠。阿福也自己移了移,将两人的距离努力地拉开一些。

司徒语静失落地看着阿福的侧脸,阿福只是静静地注视着前方,宛如雕塑。

“阿福哥,你在想什么?”司徒语静忍不住问道。

被打断了思绪,阿福有些无奈地吐了口气,然而还是回答了司徒语静的问题:“想落落。”

司徒语静心里一震,像是一只无形的手捏住,眼泪毫无预兆地掉出来:好残忍的回答,她宁可阿福不理会她。

过了一会儿,大雨还是将屋檐下的两个人都淋湿了。司徒语静缩在斗篷里面,腾出一只手擦去脸上的水痕,不知是雨还是泪:“阿福哥,你真的那么在乎她吗?”

“我只会喜欢她。”阿福平静地回答,“所以,不要在我上费心了。”

司徒语静心痛地看着阿福:她是多期盼阿福哥能像现在这样,好好和她说几句话。可是她从来没有想过,她期盼已久的对话,竟会是这样的内容。

“即使她死了,你也只喜欢她,是吗?”

“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