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三团狙击战

逝者归来

逝者归来

段小宝是要哭了,一匹马挡在城门口,拦着百姓进出。他自觉跑过去想把马拉开,结果这马咬着他的衣服就不放。大下雨天的,这马比驴都倔,非拉着他在路中间儿淋雨。

段小宝可怜兮兮地看着咬住他衣服的那匹马,一人一马在大雨中对峙着。马儿时不时地扯一扯段小宝的衣服,想拉着他往东走。段小宝被拉过去两步,然后他又把马硬拽回来:今儿他媳妇来团城,他还得等他媳妇儿呢。

在城楼下躲雨的郑凡看到这场景,饶是好笑。便让谭乐怡也看看。谭乐怡盯着那匹马,神情稍许迷茫。郑凡刚想要询问,就看见谭乐怡疯了一般冲出去。

“乐怡……”郑凡没拉住她,便也跟着跑了出去。

谭乐怡跑到马儿跟前,满脸不可思议。颤抖地抬起手,去摸马背。马儿放开了段小宝的衣服,犹豫事出突然,段小宝一个趔阻,摔了一大跟头。满身的泥污。再爬起来,满眼委屈地看着那匹马,自己躲到了谭乐怡后面。

马儿一仰头,以它们专属的方式,用鼻子咳嗽了两声,似是开心地抬了抬前蹄。许是担心马儿发狂,郑凡一把将谭乐怡护到身后。

“郑凡,这是程落的马!”谭乐怡拉着郑凡的手臂,几乎愉悦地说。

郑凡呆了一会儿,才转过头看着谭乐怡。眼神先是惊讶,尔后变得复杂。看着郑凡,谭乐怡的笑容也渐渐僵硬在脸上。谭乐怡赶紧低下头,绕开郑凡走到马儿面前。

马儿晃了晃脑袋,右前蹄在搅了搅地上的泥坑,然后转身往东走去。谭乐怡有些疑惑,但还是跟了上去。走了几步又停下来,转头看着郑凡和段小宝,声音有些着急:“快走啊。”

郑凡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心情,还是跟了上去,然而双脚似有千斤重。他真想给自己俩耳刮子。

她没有死?她还活着……不,不能再想她……你有乐怡了,郑凡……乐怡……不要再想落落……不可以!不可以!

段小宝身上的泥污,差不多被雨水冲干净了。他还完全搞不清楚情况,只听着谭乐怡喊了一声,也就跟上去了。走了好大一截,段小宝才想起来,他不是在等人呢嘛,怎么就……

马儿带路,到了城东的河边儿。

“瓜妹,你咋在这儿呢?”段小宝看到跌坐在河边儿的人,赶紧上去扶,“咋样,有没有摔伤了?”

瓜妹脸色苍白地看见段小宝,指着拉着自己脚踝的那只手。虽然瓜妹已经看到了倒在河堤边上的人,然而她很没有完全从惊吓中回过神来。

郑凡和谭乐怡也都看得了倒在河堤边上的人,赶紧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