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三团狙击战

生死相随

生死相随

阿福的脑袋像煮了一锅粥,完全没办法思考,大步地往前走着。段小宝拉着瓜妹小跑着,才能跟上他。

就几分钟前,瓜妹找到段小宝,说了家里的事儿。段小宝急得直跳跳,又怕自己降不了那大小姐,就想去找谭乐怡和郑凡。然而没看到他们,先看到了阿福。介于“情况紧急”,段小宝赶紧拦住了阿福。

“阿福哥,快……快跟我走,那个司徒语静去找程落麻烦了。”段小宝的话像是一道惊雷,彻底打乱了阿福这几天以来,平静如死水一般的状态。

阿福的眼睛里,尽是不可置信。但是阿福并没有任何怀疑,甚至没有做出任何思考,只是说了一个字:“走!”

毕竟,程落“牺牲”的消息,团里知道的人并不多,段小宝也不清楚。段小宝搞不懂阿福的反应,茫然地跟上阿福,看着阿福的背影疑惑地挠了挠自己的脑袋瓜子。

跟在段小宝身后的瓜妹实在是跑不动了,推了推段小宝,让他们先去。段小宝交代几句,便赶紧跟上阿福。

阿福的脑子里涌出这几天一直没有想到过的好多事,密密麻麻,错综繁杂,以至于他完全无法理出头绪。所以阿福完全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这样的感觉,又好像之前什么都想不到的状态。唯一的区别是,那个时候,他的心思是空的,而现在确实被塞满的东西,却是可怕的殊途同归——依旧是那么的迷茫。

这样的迷茫,让阿福太不自在。以至于不认识路的他,差点儿走错了方向。直到段小宝的喊声把阿福拉回现实:“阿福哥,阿福哥……走这边儿。”

阿福回过神,看了一眼有些喘的段小宝,点点头。既然回过神来,也就跳出了那堆混乱的思绪,阿福立刻恢复了平时的样子。稍微放慢步子,跟在依然小跑着的段小宝身后。

“到……到了。”段小宝手撑着膝盖喘气儿,指着自家屋子跟阿福说。阿福颔首,走到门边儿。抬手想要推门,却清晰看得到自己的手一个劲儿颤抖。碰到了门,手却是无力。

“哐镗”一声响,是陶罐儿碎裂的声音。阿福触着门的手,清晰的感受到了门的震动。心里一慌,阿福猛地将门推开。

程落和司徒语静一直僵持着,程落很茫然,她又不是鬼子汉奸的,面前这个同志怎么就把她当做敌人了?

本想问两句,司徒语静却更加激动。什么难听话都骂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