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三团狙击战

我相信你

我相信你

看着满屋子的狼藉,程落不停的道歉,倒是把段小宝弄得不好意思。瓜妹赶回来,在村口看到独自离开的司徒语静,怯怯地躲到一边,等司徒语静走了,她才赶紧往家里跑。

收拾了东西,离开段小宝和瓜妹的家,准备回团城。但阿福似乎并没有想要回去的意思,带着程落绕到团外面的林子里面,在一棵大树下坐着。

“为什么不回来?”阿福的声音好疲惫,双眼也倦怠地看着前方茂密的林子。

程落背靠在树干上,偏头看着阿福。之前被司徒语静这么一闹,程落竟忘了苏慕天的那件事,然而现在阿福问起来,她根本无法开口。

所以沉默,低下头。

等不得回答,阿福收回目光来看程落,程落心事重重的表情告诉阿福,她有事瞒着自己。阿福颦眉:“落落。”

“嗯?”程落闭眼吐了口气,努力笑起来抬头看阿福。

阿福眉头皱得更紧,心疼地将程落搂紧:“有事不要瞒着我。”

“阿福,我……”你要我怎么告诉你?要我怎么告诉你,我杀了你的亲生父亲?不瞒着你,我可以怎么做?肩上的伤,因为阿福不安的力道而火辣辣的疼起来,程落闭上眼睛,将头靠在阿福肩上不再说话。

阿福叹了一声,也不再问。也闭上眼睛平静地享受这一刻的安宁和程落给了依赖。

他听到周围惨叫声不绝于耳,眼前却是一片漆黑。下一刻是谁拉动灯线的声音,眼前又变得昏黄一片,面前七八个身着绿皮的鬼子士兵压着木板**了一个人,阴森的手术刀在昏黄地灯光下闪着令人毛骨悚然的光芒。

再一声惨叫声后,手术刀上全是鲜红的血,而握着手术刀的山本宇抬头看向被绑在刑架上的他。口罩遮住了山本宇的下半张脸,却完全可以从山本宇的眼睛里看出阴狠的笑意。

接着,山本宇从被压在木板上的人的身体里,取出一个器官。木板上的人看着从自己体内取出的器官,**又变成了惨嚎,带着惊恐和颤抖。

山本宇将器官放进清水里面,一缸清水立刻变得血红一片,然后器官再被取出,端在托盘里被抬到他的面前。他不忍再看下去,闭上眼睛把头偏到一边。

“睁开你的眼睛,不然我就将他的眼睛挖出来,代替你好好欣赏我的解剖技术。”山本宇的声音冰冷残酷,带着没有任何温度笑意。

“混蛋!你冲我来!冲我来啊!”他睁开眼睛,瞪着满手鲜血的山本宇,怒吼道。

阿福猛然坐直身子,惊动了倚在他肩上的程落。

“阿福,阿福,怎么了?睁开眼睛,阿福,睁开眼睛看着我!”看着满头大汗的阿福,程落有些心慌,扶着阿福的肩不停摇晃,想要吸引他的注意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