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三团狙击战

阴谋蛰伏

阴谋蛰伏

山本宇饮着清酒,和服女子为他端上专门准备的日本菜肴。一个中佐军衔的人站在他的身边,向他报告着今天的战况。

“将军,如果是我们的人埋伏在那里,苏奕和银狐已经成为尸体。清水不明白,将军为何任由一个女子胡闹。”报告完了所有情况,清水中佐也说出了自己的疑惑。

山本宇的手指有节奏地敲击着桌子,邪邪地笑起来:“清水君,不要小看这个女人。如果没有她的消息,我们也不能安全的把帝国的宝藏送出飞狐岭。而且如果是我们的人埋伏在那里,我后面的计划也就没有用了。”

“将军一直很想对付苏奕,也一直很想捉拿银狐,可为什么又要放他们走?”清水再次提出疑问。

山本宇耐心地解释:“先拿下团城在对付他们也不迟,他们是重要的棋子,还不是解决他们的时候。”

清水中佐看了山本宇一眼,又敬重地点头:“将军的意思是?”

“雷子枫是个重义气的人,如果团城的人知道阿福是苏慕天的儿子,清水君认为团城会发生什么事情?”山本宇眼中似是射出两道寒光,自信满满,“去,请保安团的贺朗过来,我要给贺朗君讲一个故事。”

“将军英明!”

不多时,清水就带着贺朗走进了山本宇的房间。

山本宇亲自斟了一杯酒,放到自己对面的位置,然后抬手示意贺朗:“贺朗君请坐。”

贺朗一副受宠若惊的模样,点头哈腰地坐了过去。

山本宇的眼睛里面满是鄙夷之色,然而说话的口气和内容,依然得当礼貌:“今日请贺朗君吃顿便饭,想给贺朗君将一个故事。”

贺朗讨好的笑着,满是攀崇的嘴脸。饮下山本宇斟的清酒,虽然喝的很不习惯,却还是赶紧忙着拍马屁:“山本将军,这酒真好喝啊。山本将军是想给小的什么任务?小的一定会尽力完成,不辜负将军的期望。”

山本宇示意贺朗吃菜,然后开口:“我想你把我待会儿给你讲的故事,带到团城去,给那边的人也讲一讲这个故事。”

“好好好,小的一定竭尽全力,让团城的每个人都知道。”贺朗听到这么个轻松的任务,赶忙点头。

早撤回来的战士都已经处理了伤口。这会儿医务室里,就阿福和司徒睿斓两个伤员。玲珑娴熟地给司徒睿斓消毒伤口,重新包扎。由于阿福的肩伤靠近肩胛骨,玲珑也不敢妄下断语,便请来程悦博。

“哎呀,这伤口怎么这个样子?”程悦博看着那狰狞的伤口,心下就觉得有些不妙,“那枪弄的?”

阿福点点头。站在一旁的程落,想说话竟又不太敢搭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