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三团狙击战

软骨头儿

软骨头儿

事情的发展好像异常的不尽人意。雷子枫和猴子站在一处,看着大院儿石桌上坐着的程落,而程落专注的看着一个刚刚报名参加八路不久的战士。

“猴子,你这妹子咋回事儿啊?”雷子枫很上火,满肚子气儿没处撒,“哪有她这样的见一个爱一个。”

猴子也很疑惑。其实说实话吧,他和雷子枫想的估计也没差多少,只是听着雷子枫这么说程落,猴子还是有点不太开心:“雷、雷爷,这不、不能这么说落落……”

雷子枫瞅了猴子一眼,打断道:“还不能说?她这样子那阿福咋办?”

“这不他、他们俩的事儿嘛。皇、皇帝不急太、太监急。”猴子只是想说句实话,却没反应过来他的话里面儿暗指的内容。

“什么?”雷子枫抬脚就往猴子屁股上招呼。被提到的猴子赶忙捂着屁股闪到一边,一脸委屈的表情,怯怯地看看雷子枫:他可没说雷爷是太监……

程落抬手撑着脑袋,有些无聊。

“哎,我说程落,你要无聊你就别盯着我了。我不都保证过了嘛,你就放心吧。”贺朗试探地跟程落说。满脸堆笑的样子,让程落真想抬起拳头砸过去。

“你再啰嗦我就把你舌头剁了,以绝后患!”程落抬起食指指着贺朗,咬牙切齿地说。

贺朗吐了吐舌头,不敢再说话。这会儿装的像个做错事的小孩儿似的,乖乖站在一边。只是偶尔斜眼瞅瞅程落,脑子里虽然还盘算着逃跑,但是心底早已打消了这个念头。

贺朗可是还清楚的记得:

接了山本宇给他的任务,夜里摸进团城,等到第二天早晨才报名进了八路。为了赶快和周边儿的人打好关系,贺朗便用上山本宇交个他的方法:利用团城现在传得沸沸扬扬的,程落杀了大汉奸苏慕天的事情,来跟大家套近乎。

挑起了话题,大家都聊得兴致勃勃,贺朗寻找时机,开口说道:“哎,我不是从官县那边儿来的嘛,我听见那些个伪军在议论,听说这大汉奸苏慕天的儿子,就在咱飞狐岭。”

贺朗说这句话的时候,很有那种奸诈狡猾的狐狸的气质,一双眼珠子细致地观察着所有人震撼的表情,把话停在最引人注目的地方,等着有人迫不及待地问,他才好继续讲下面的话。否则渲染不了气氛,提不起大家的兴趣,大家左耳朵进右耳多出,怕是这事儿就不方便传出去了。

大家开始窃窃私语,讨论起来。贺朗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战果”。

“哎,是谁啊,你倒是快说啊。”有人开始问起来。

贺朗刚刚打算开口,余光瞟到又有人想要加入他们来听故事,贺朗便想着再等等,人多才能口杂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