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三团狙击战

酒后真言

酒后真言

“告诉你,少打我妹子的注意!”

雷子枫让猴子把贺朗带到他房间“训话”,猴子推着贺朗走着,还不忘警告几句。

贺朗脸部肌肉抽了抽:“猴爷爷哟,我哪儿敢啊?”贺朗真是有苦说不出,他躲都来不及呢。还敢去打程落的注意。

猴子推开雷子枫的房间门,往贺朗屁股上踢一脚:“进去吧!”

“猴子,门口守着。”雷子枫看见贺朗进来,朝站在门外的猴子喊了一声。又看看差点儿被门框绊倒的贺朗,着实对程落的眼光充满着强烈的质疑。

雷子枫突然想到了他娘,暗自笑笑,才遇到上官那会儿,他娘也是想方设法给他撮合。雷子枫又看看憨笑着关门的猴子,心头暖得很:这个兄弟,值!

招呼贺朗坐下,雷子枫便开始拉家常。

“她那哪是看上我呀,她是把我当贼盯着呢?”贺朗委屈啊,真是说不出来的委屈,几乎都想向雷子枫哭诉了。

雷子枫一脸不可思议:“什么?盯着你,还当贼盯?你这是怎么惹她了?”

贺朗几乎都要脱口而出,突然有想起程落那个心狠手辣咬牙切齿的表情:“这……这不她不让我说嘛,她说,她说要是我告诉别人,她就毙了我。”

雷子枫一脸不快,下一刻猛地一拍桌子:“说,我给你撑腰!”

贺朗被吓得往后缩了一下,差点儿坐到了地上:“雷团长,您就别为难我了,怕您这腰还没撑起来,我的命就给没了。”

雷子枫一怒,把枪往桌子上一放:“说不说,不说我现在就送你走!”

“好好,雷团长您别生气,我说,我说就是了。”贺朗苦着一张脸,点头哈腰的,“我之前不是……不是在官县那保安团做事嘛……”

雷子枫一惊,一巴掌打在贺朗头上:“你还是汉奸啊!”

“雷团长,您就饶了我吧。就给我个改过的机会吧,我以后一定不干这事儿了,我就好好跟着您,不做伪军了,就给我个机会嘛。”贺朗这会儿确实是诚心认错了,他这几天实在被程落整怕了。他暗自发誓,只要给他一个机会,他一定会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雷子枫瞅了贺朗一眼:“继续说!”

贺朗又把事情给雷子枫说了一遍,从雷子枫偶尔惊讶的眼神,贺朗能确定雷子枫并不很清楚这些事请。

此刻,雷子枫有点儿乱,挥挥手让贺朗先离开。等贺朗走到门口,雷子枫又说道:“这件事儿,不要再跟其他人说。”

其实雷子枫说这话的时候,还真是挺不放心的。刚刚就那么吓吓他,什么都交代了。这种人的嘴巴,怎么可能封得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