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三团狙击战

鸡飞蛋打

鸡飞蛋打

何芷兰走出来看他们的时候,真是后悔她同意猴子胡闹。眼前的场景,让何芷兰只能想到一个词——鸡飞蛋打。虽然何芷兰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想起这么一个八竿子打不着边儿的词儿。

满院子的酒坛啊,有些还摔碎了,一片狼藉。

“他们喝了多少啊?”何芷兰问蹲在一边儿守着酒的贺朗。

贺朗一直满脸的惊讶,转移视线看着何芷兰:“猴爷又、又让我买了三次酒。”真是跟着猴子现学现卖,这会儿连结巴都学上了。

何芷兰看着猴子还招呼着程落喝酒,赶紧让贺朗去劝。结果贺朗被劈头盖脸一顿骂,然后又挪步躲回何芷兰身边。何芷兰吐了口气:这猴子,真是只有雷子枫才劝得住。

“快去,到团部把雷团长找过来。”何芷兰是受不了猴子和程落对自己撒娇那样,她知道自己劝不动的,赶紧让贺朗去搬救兵。

程落晕晕乎乎的,只能把头枕在手臂上面,闭着双眼。她这会儿真是,连睁开眼睛的力气都没有了。

“落落,问你个事儿?”猴子看着程落整个人瘫倒在桌子上,估摸着喝得差不多了,他家妹子也该醉了,就小声问道,“你还喜欢阿福不?”

猴子的话传到了程落耳朵里边儿,别看程落这丫头已经晕得要命,脑子里却还在迅速地分析着猴子的话。使劲儿把头抬起来,却还是睁不开眼。努力把脸转向声音传来的方向,一脸调皮捣蛋的笑容:“你猜!”

猴子瞬间有种七窍生烟的感觉,自己闷闷地灌了几口酒,心里怒骂:臭丫头,你要不是我亲妹子,我才懒得管你的事儿呢!

“哥,那你为啥跟嫂子吵架?”看程落的模样,就快要睡着了。脑袋耷拉这,眼皮也耷拉着。却还挂心着猴子刚才的一个幌子。

猴子有些心虚,却还装得生气的把头一歪,一脸委屈的样子:“你不告诉我,我、我也不、不说,你就猜、猜着吧。”

程落努力睁开眼,又从地上抬起一坛酒。

站在院门口焦急等待的何芷兰,终于看见了雷子枫和阿福他们的身影。迎上前去:“怎么才来呢?里面那俩小家伙再喝下去,得出事儿了!”

雷子枫觉得何芷兰有点儿小题大做了,只是笑笑:“他俩能成多大气候……”

本是觉得何芷兰太过于紧张了,可却在看到满院子的酒坛子时,立刻纠正了自己的想法:死猴子,还跟老子说什么酒后吐真言,我看你是想把程落灌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