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三团狙击战

酒后胡言

酒后胡言

“我还要喝酒。”程落嘟着嘴巴,一脸不高兴的样子,却还是乖乖被阿福扶回了房间。坐在床边,就一霜打的茄子。酒精的作用放松了全身,一点气力都提不起来,程落只能耷拉地坐着,弓腰驼背,一点没有平时生龙活虎的样子。

阿福倒了杯茶递给程落,程落看了看,然后把头偏到一遍,不予理睬。阿福吐了口浊气,好脾气地说:“喝点茶水,赶快休息。”

程落看看阿福,又夸张地伸着脑袋看阿福手里的杯子,见里面两片茶叶漂啊漂,然后又一脸贼笑地看着阿福:“我不喝茶,我要白开水!”看着程落那一脸贼笑,阿福差点儿气得背过气去,但又认命地转身去给她换一杯白开水。

程落脸上的笑开始放大,却又忍着不敢笑出声来。想着院子里的那些坛酒,程落站起来猫着腰往门口跑,只是实在是手瘫脚软眼睛花,老半天没找到门在哪个方向。然后使劲晃晃脑袋,抬起手来用力推立在她面前的窗户。窗户并没有关严,很轻松就被推开了,程落一个踉跄往前扑,很果断地撞在了墙上。然而她还很不死心地往前走,时不时往挡着自己的东西上用力地拍几下。

阿福倒好水,转身就看到程落往墙上撞,然后抬手用力地拍墙。想到程落刚刚一直叫着她还要喝酒,又想到院子里面那一堆酒坛子,阿福一股火气冲上脑。大步跨过去,顺手把水杯放在桌子上,另一只手一把扯着程落的领子把她拉过自己身边。只是等看到程落的样子,阿福又顿时心软了。

程落像是被老鹰抓住的小鸡,领子被阿福提着,一脸茫然的样子看着阿福。估计是被阿福吓到,程落紧缩这脑袋,眼睛里面还藏着几分恐惧,看着阿福的样子,可怜得一塌糊涂。阿福放开手,无奈地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努力深呼吸想让自己冷静一点,不至于让程落给气得吐血。阿福叹息,这辈子遇到最难缠的对手,估计就是她了。

“嘿嘿!”应该是酒精麻痹了大脑,程落的反应慢了好几拍,看着阿福一脸无奈的样子,在转头看看自己刚刚使劲撞的那堵墙,傻乐傻乐地笑起来。然后木愣愣地把头凑到阿福面前,又咧开嘴对着阿福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