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59章 想不到

第五十九章 想不到

美妇人正是秋若盈的亲生母亲贺氏,她并未当即回答女儿的问话,而是望着寒晓三人问道:“盈儿,这三位相公是你的朋友么?怎不先介绍给娘认识,不要怠慢了客人。”眼光轻扫寒晓一眼,心道:“这娃儿长得真是俊俏,气势不怒而威,不知是何方人氏,与盈儿又是什么关系。”

秋若盈在母亲面前,却是没有了平时的爽朗大方之态。此时见母亲看着寒晓的目光中隐含疑惑,粉脸一红,低声道:“这位少年是盈儿的朋友寒晓寒公子,另外两个是他的随从龙五龙六,此次本来是带他回来给爹娘瞧瞧的,哪知在杭州之时突然听闻爹爹身体抱恙,秋记又出了事,便与寒公子等人赶了回来。这次我们秋记钱庄的挤兑事件还是多亏了寒公子出手相助,不然我们秋记现在已经陷入困境了。”

贺氏见平时牙尖嘴利的女儿介绍这少年之时脸都红了,话语之间更是诸多杂乱,但总算是听得明白。心道:“想来这个寒晓就是我秋家未来的女婿了,不知为人如何?”遂道:“寒公子有礼,多谢公子相助之恩,各位日夜兼程,一路风尘,长途颠簸的赶来开封相助,这份心意,贱身实是感激不尽。”

寒晓忙上前见了礼,道:“伯母你太客气了,若盈是晚辈的朋友,这些许小事何足挂齿呢,这都是晚辈应该做的,再说即便晚辈不出手,相信秋记也定然会有办法解决。”

接着又道:“伯母,不知伯父如何了,晚辈略通医理,可否让晚辈去看看,略尽绵薄之力。”他知道秋若盈最担心的是父亲的病患,于是也不客气,直接点到点子上。自经过帮助江成天江老爷子打通闭塞的经脉之后,他对自己的龙阳真气是越来越有信心了。

贺氏微微一愣,瞬即如常,微笑道:“原来寒公子还精于歧黄之术,公子有心了,贱身的夫君他近来只是感到胸闷,内心烦燥不安。这几天似是有所好转,已看过太夫了,服了药,现正在休养,也不怎么严重,公子既是精通歧黄之术,贱身这就带公子前去瞧瞧。”她因未确定这寒晓与女儿的关系,又未知寒晓底细,因此对寒晓还是以“公子”称之。

秋若盈见母亲与寒晓说话的语句甚是生疏客气,在旁轻轻一扯她的衣袖,轻声娇道:“娘,你看你们这公子长贱身短的说得多生份,晓弟是女儿最好的朋友,你就不能视他为你的晚辈么?”说着以央求的眼神注视着母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