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60章 诡异之局

第六十章 诡异之局

寒晓徐徐道:“若小侄所料不错,伯父应该早就发现秋记内部存在着巨大的隐患和危机,若不善加处理,迟早会有一天暴发出来。到那时再来制止,恐怕已是晚了。但是你却是苦无证据,不如让之及早暴发出来,小侄猜想,伯父这样做至少有两个目的。”

“哦,那贤侄说说看,是哪两个目的。”秋千山赞许地道。

寒晓续道:“第一个目的,伯父通过此次的事件,把隐藏于秋记内部的隐患找出来。这挤兑事件一旦发生,不用数日,存在隐患的分记必定暴‘露’无遗。到时伯父便可堂而皇之地深入调查,将隐患全拔除。第二个目的,伯父可趁机对秋记进行大整顿,排除有‘私’心而不顾秋记安危之人,从而达到净化秋记并让之再次壮大、重朔龙头地位的目的。”

秋千山轻轻点了点头,又问道:“难道叔叔就不怕猎虎不成反累犬,让秋记陷入关张倒闭的而万劫不复之境吗?”

寒晓淡淡地道:“小侄猜想伯父定然早已谋划此事,必定

已准备好了后着,关键时刻,在秋记隐患全面暴‘露’、将倒未倒之时行你的最后一着棋,此棋一行,必定峰回路转,自可扭转乾坤,让秋记立于不败之地。”

秋千山听罢慨然一叹,长呼了一口气,说道:“贤侄分析‘洞’察之能,放眼天下,想是再无相与比拟之人了。贤侄所料果然是一丝不差,着着透我心思。想我秋千山商海数十年,也不得不对贤侄说一声佩服。不,可以说是佩服得五体投地。”

听寒晓及秋千山的这番对话,秋若盈是若有所思,而贺氏却是犹如堕入云雾之中,不知所云,‘迷’‘惑’地道:“千山,怎的你与寒贤侄的话我是一句也听不懂,你们说的什么棋局呀、什么隐患呀,究竟指的是什么?”

秋千山笑道:“唉,此事说来话长。寒晓侄,你再猜上一猜,我这秋记钱庄的内在隐患究竟会是什么?隐患的根源又在哪里?”

秋若盈道:“爹,这秋记的隐患难道就是二叔吗?二叔瞒着你又做了什么损害秋记的事了?是让飞记注资之事吗?”

秋千山笑道:“盈儿,你说的这些都只是表面的幌子,事情并非这么简单。”

寒晓接道:“秋记是京国最大的钱庄,其隐患的形成自是跟钱银有关。若小侄料想不错,伯父这秋记钱庄隐患的根源可总结为五个字。”

秋千山微笑道:“哪五个字,说来听听。”

寒晓道:“就是‘‘私’次贷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