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帝国

第176章 别时容易见时难

第176章 别时容易见时难

孙茗拍了拍衣裘站了起来,斜了僵卧不动的照银鞍一眼,冷笑道:“今日好生晦气,碰到一个班门弄斧的,不知你家姑奶奶三岁就开始玩针,竟敢用毒针打我。让你尝尝我的‘冰绡针’,滋味如何。姑奶奶却不如你一般心思龌龊,留着你自生自灭好了。”

孙茗伸手拂了拂领上雪花,目光触及貂裘里面玄丝锦衣,不由痴了一下,神情有些黯然。玄衣上隐现诸天星辰图样,灵气流溢,自然是‘八大宝衣’之一的‘北斗玉辰衣’了,当日在招摇山白禺奉了血灵之令,格杀外间闯入的修道之士。白禺偷了她的衣服诱她入伏,一番打斗之下,衣服也被踩踏坏了。楚煌便把这宝衣借与她穿,后来两人闹僵,宝衣便一直留在孙茗手中。

今日变起仓猝,照银鞍的吹箭功夫确实让人防不胜防,孙茗若非仗着宝衣护体,绝不会胜得这般容易。而且照银鞍也算谨慎,打她下马之后,立即又补了一轮吹箭,若不是有宝衣护着,她也不敢如此生受。

孙茗伸手在宝衣上抚了一下,俏脸微微一红,紧了紧裘袄,一踩脚蹬,便翻身上马。这边还未坐稳,耳听的两声砰砰大响,白马惊叫一声,将她掀了下来。

孙茗轻呼一声,还不知出了什么变故,急挣着站起时,却觉着膝下一软,掀开衣服一看,大腿上艳红一片,将纨裤都染红了。孙茗暗暗咬牙,只觉腿上奇痛难忍,暗悔自己大意。没想到此人还有同伙藏在暗处,真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玉辰衣的防护能力虽强,却是一件中单模样,表面看来,便和普通衣饰一般无二,只是做工考究些罢了。

本来世间宝衣都是着重护着致命的部位,也不能求全责备。至于别的地方只要驭起法诀,结成光铂也可起到防守之效。先时,为了防备照银鞍再施杀手,孙茗便暗捏法诀,星图之力展开,护住头脸。谁想这暗中之人,奸猾更要胜过照银鞍,趁着她上马的一瞬间,竟朝她双腿招呼,孙茗刚刚反败为胜,心中不免有些得意,戒备之心稍去便着了道。

此时危机未去,孙茗反应也是极快,一个飞扑,将照银鞍抓在手中,翻手夹着三支‘冰绡针’抵在他脖颈上,一边游目逡巡,观察四野的动静。生死关头,她倒盼望照银鞍没有死透,也好让他的同伴有些顾忌。

夜空中一声惨叫,一个汉子从暗处飞了出来,趴伏在地连忙翻身滚了数滚,盯着刚才的藏身之处,面上阴睛不定。

“不知是哪位朋友暗中偷袭,为何不敢现身一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