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帝国

第177章 天河四郡

第177章 天河四郡

“那又如何?排兵布阵的事自然有淳于猛这个总兵前去操办。”

孙茗淡淡说道,眼皮都没有抬一下。其实监军之任本是意在防范主将专权,而淳于猛却是孙贲爱将,比孙茗还要亲近几分,她空有监军之名,在飞熊寨中实在有些无足轻重。

“若是孙仙子这般想时,在下便无须饶舌了。”辛昭叹了口气,“不过还请仙子看在楚兄面上,放我兄弟几个出关去。在下感激不尽。”

“这个却是不难。”孙茗若连这个也应承不下来,未必有些太掉身价。

两女对视一眼,又都若无其事的移开目光,心头却在盘算如何解开眼下之局。

“咦,这是怎么回事。”

照银鞍被孙茗‘冰绡针’所伤,一直委顿在地。那毒针是天山冰魄炼就,至寒无比。若是道行差些,几乎便是必死无疑。孙茗恨此人奸诈,一连打出三枚,都钉入他脏腹之中,触血即化。这会儿便见照银鞍浑身结霜,身上白光闪烁,渐渐化成了一具马鞍。

孙茗上前踢了一脚,马鞍上铃声铃铛,倒是货真价实。

“莫非这照银鞍却是鞍鞯成了精怪?”

“天地万物只要时日久长便可为妖,得人精气多,也能成妖,这倒不足为怪。”

楚煌回思道:“怪道我看那朱亥假扮雷神之时,妖气横溢,却不知又是什么东西成了精。”

辛昭明眸一转,笑道:“这里还拿住了一个信陵君,问他一问,不就知道了。”

见三人目光望来,信陵君唬了一跳,将身在雪中一滚,化作一道白烟,竟尔消失不见了。虚空中传来他的厉声叱喝:“你们害了照老九,‘十步杀’与你们不共戴天。”

三人面面相觑,却没有把信陵君的虚声恐吓放在心上。

孙茗轻嗤道:“这家伙逃的倒快。”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这‘十步杀’的字号显然是从此句中来。”

辛昭沉思着道:“李太白的[侠客行],千古传诵,豪情淋漓,莫非这一篇诗被人诵读的多了,字句得人精气,于是化成了妖怪?”

“那这怪的原形便该是句诗才对,为何又是马鞍。”楚煌摇头笑道:“这篇诗称引游侠,这侠客想必就是那赵客,自古燕赵多慷慨悲歌之士,莫非这赵客不是泛指,而是李太白的一位友人。李太白‘笑尽一杯酒,杀人都市中’,不但修过道,也习过剑术。这位赵客想必也是一时雄杰了,只是名不见经传。他所用一切之物,皆成了精怪,岂不见得此人的不凡,只不知下落如何,得道也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