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孙皇后

第5章 征程长

征程长

一袭红衣跃动在灰蒙蒙的天地间,飞舞张扬,耀眼夺目。是红拂在练兵。清亮的军令划破了暗沉沉的天幕,鲜活明快。

长孙微微一笑,不禁又轻轻一叹,这是她不觉间无形中早消散了的生机活力。红拂是幸运的,她热爱战争,充满**。而我,想得太多也要得太多了。回念起儿时的志向,长孙淡淡笑了。也许,红拂较我,更可能成为女中俊杰吧。

李氏干净漂亮的捷役红拂厉兵秣马的才智折服了众人,军中将李氏和红拂并尊为巾帼英雄女将军。可长孙知道,红拂决不是三娘,决不是。

不由忆起初见红拂时。

李靖非凡品,一开始李渊父子就知道了。在王威高雅君尚懵懂时,李靖就洞穿了一切。

好个李靖,小小马邑郡丞,自知人微言轻,也不声张,自囚赴江都,陈述事变。可惜至长安,因道路堵塞被阻。

李渊攻克京城,欲斩李靖。靖大呼:“公起兵为天下除□□,不欲就大事,而以私怨杀谊士乎?”

后被李世民寻召入幕府。

伴在李靖身侧的就是红装素颜的红拂。花娇玉润的红拂衬着俊伟挺拔的李靖,相得益彰。

有意无意的,关于李靖红拂的经历点滴不漏的传到了长孙的耳边。

哪些是情报,哪些是传说,说的人多了也就渐渐模糊了。

杨素最宠爱的舞姬,一袭红裳,舞尽万种风华。款款折腰,美目流盼,瞥见了英挺俊秀的他。

一见钟情,也许;慧眼识英雄,也许;觅得好归宿,也许。

红拂夜奔李靖。

求爱统兵,红拂一样果敢善断。

长孙不由低叹,为何有些人永远能如此明断?

明察秋毫后的简断、孤注一掷时的决绝,肉眼凡胎可能看清其界限?

机会多了花了眼,机会难得铁了心;衣食无忧思虑多,朝不保夕行动狠。

到底,命运对谁更好些?到底,谁才能笑到最后?

又说,夜奔的李靖红拂遇见了虬髯客。据说,虬髯客爱慕红拂,所以密切关注红拂的行踪。

这样的情形,随你说吧……

爱情至上者,会说浪漫;人情练达者,会说尴尬;……身临其境者,会说凶险。

如果有千万种,结果却只有一个。

虬髯客一路护送,临别赠银。

没人知道红拂是如何做到的,可她做到了。本是双刃剑,可到了红拂的纤手里,硬化作了绕指柔。

这是红拂的本事,不是三娘的本事。

三娘是出鞘的剑,璀璨高贵;红拂是绵里的针,柔媚清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