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孙皇后

第6章 天下主

天下主

巍峨宫殿,高踞龙首原上,遥对终南山,俯瞰长安城。白墙墨瓦中透出淡淡粉色,翠绿琉璃檐脊龙飞凤舞,朱红门廊,翡碧窗棂,青砖铺地镌瑞雕花。清华宫殿,素色雪白,空寂若天,沉默若地,不动若山。素颜直面,不屑遮掩,拒绝回答,永立天地间,澹澹眉眼静静扫过那些风起云涌春花秋叶风流云散,辉煌落魄一刹那,沉淀入青史论功过千古无言,漂流过红尘成传奇千变万化。

这是多年后的唐太宗为太上皇营建的消暑夏宫,始建于贞观八年(634),赐名永安宫,美好寓意里暗隐旧日不堪恩怨。

愿了断,可断了?

多年后缠绵病榻的长孙遥望这无缘的美丽宫殿,明眸泪落,滴滴透心凉,圆润如珍珠,纯粹如水晶,凝于睫,化入锦。心中滋味,痛至甜,不觉一口血喷出,红若花开。

世民忍泪扶住娇躯,心如绞:“早知道你喜欢……”长孙轻轻按住世民的唇,温热的指,温热的唇:“世民,别奢求永安,但做到大明。”长孙轻抬眼,水眸如洗,分外清澈,“你能做到,我相信。”世民垂眸掩泪,拥紧长孙。

次年,改名大明宫。

再一年,长孙后薨。

这就是中国人魂牵梦萦的大明宫。李世民求不全的完美纯白,长孙够不着的瑰丽仙境,媚娘逃不开的索命艳尸,玉环抓不住的霓裳羽衣……

艳冠群芳的大明宫,鹤立天下的大明宫,与长孙无关。

长孙踏入的是隋大兴宫。

义宁二年(公元618年)三月丙辰,宇文士及弑杀隋炀帝于江都宫。四月辛卯,杨侑禅位。 甲子,李渊太极殿称帝,改国号为唐,改隋义宁二年为唐武德元年,改大兴宫为太极宫,世称唐高祖。

六月甲戌,李世民为尚书令,相国府长史裴寂为尚书右仆射,相国府司马刘文静为纳言。废隋《大业律令》,颁新格。

己卯,备法驾,迎皇高祖宣简公已下神主,祔于太庙。追谥妃窦氏为太穆皇后,陵曰寿安。

庚辰,立世子李建成为太子。封李世民为秦王,李元吉为齐王。

癸未,封隋帝为酅国公。

□□中怨愤炽沸。

“皇上一意立嫡长子,封赏时就已有意贬抑秦王的人了。裴寂功不如我,只因与皇上龙潜时亲厚,居然位居我上。”刘文静恨恨不已。

长孙无忌眉目冷凝:“王,兵贵神速,先发制人。”抬眼望向李世民,炯亮肃杀。

“哥哥,过尤不及。”长孙神情清淡,眉目端定,“庄公尚言:无庸,将自及。难道我们还不如庄公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