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子弹上膛的声音

子弹上膛的声音

阳光灿烂的草坪上,响起思言稚嫩但铿锵有力的声音。

夜莺用手遮挡下刺眼的阳光,将思言拥入怀中,脸上现出炫目笑容,“宋天阳,不要逼我。”

沐浴在阳光中的夜莺声音轻缓带着不容忽视的坚毅,孩子是她不可触碰的底线,若碰之,就算玉石俱焚也在所不惜。

“林林···”高天成心疼这个长相酷似妈妈的女孩,在他心中早已将她视作妹妹。

“宝贝你把他们想的太简单了,今天我可以不带走他们,以我对他们的了解他们很执着,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我劝你不要做无用挣扎。”

“之后的事情就不需要你操心了。”知道宋天阳已经答应不把孩子带走,“学长帮我照顾好她们。”夜莺附在思言的耳边轻声的说下一句话,然后揉了下他的头,“臭小子记住了。”

“妈咪不要弄乱了我的发型。”思言拨弄着被夜莺弄乱的头发,又回到孩子的样子。

夜莺对两个女儿微微一笑和书凡跟宋天阳离开。

“凡凡小心一点,我等你回来。”

书凡没有回头向后面不耐烦地摆摆手。

三人做进车中,书凡对着宋天阳轻哼两声,“真么见过这么狠心的男人,对自己孩子的眼泪都能视而不见,就连禽兽也比你有感情。”

“怎么说我都无所谓,我劝你到了他们的面前还是收敛一点为好,不然真的要小心你的舌头了。”

“切,你以为姑奶奶是被吓大的呀。”经历过死亡的她,什么骇人的场面没见过。

宋天阳低头研究起指甲来,“宝贝,漂亮吗?”

夜莺瞥了眼她修长的手指,粉红色的指甲上染着一层晶亮的指甲油,上面纹着美丽的图案,待夜莺要仔细看时,他已经将手蜷缩起来,“有些东西只适合远观,看清楚了就不美了。”

“哼,怎么跟个娘们似的还纹指甲。”书凡不屑,她越看宋天阳越不顺眼。

夜莺顺着光亮看向他的侧脸,白皙的脸上有着一层淡淡的粉,淡淡的清香传入夜莺鼻中,“为什么不喜欢古龙香水?”

“味道太浓,我受不了,呵呵···宝贝为什么这样看着我。”宋天阳笑的邪肆,桃花眼满是戏谑,“告诉你千万不要爱上我,不然你会很痛苦的。”

这句对是一句至理名言。

“如果说我已经爱上你了怎么办呢?”夜莺轻动着,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了声音说道。

“呵呵···宝贝这个笑话一点都不好笑。”宋天阳闭上眼睛慵懒的躺在沙发上。

夜莺眼睛扫过他的耳垂,黑亮的眼睛闪过狠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