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丫头你很面熟

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寂静的林子中只有树叶破裂窸窸窣窣的声音,“好久没试试身手了,不知道生疏的了没有。”

“他们不是一般角色,不到万不得已不要和他们动手。”

“知道了,就是心里憋得慌,活的真他妈的窝囊。”

书凡用力的撕扯着树叶,仿佛把他们当成宋霖一伙。

听到脚步声,两人脸上恢复恐惧的表情,这些人都是练家子,还是小心为好。

两个一身劲装长相一样的女人,不由分说拉起地上夜莺与书凡,将她们的胳膊放在肩膀上,扶着夜莺的女人轻哼一声,“刚才不是挺有种的吗,连夫人都敢打,要是老娘在那里一定一枪毙了你。”

“楚莲。”福叔声音暗含警告。

“你们竟然有枪。”夜莺惊呼出声,眼睛睁的大大的看着楚莲,一手捂住胸口。

“我还以为今天遇到了硬茬子,没想到这么不撑吓唬。”楚莲不屑,一个柔弱的女人一枪崩了不就好了,还兴师动众的把她们弄到这里来。

酒店休息室里,高天成安排好人保护三个孩子后就出去招呼客人了。

思语委屈的坐在沙发一角,她只是想去找爸爸而已,妈咪竟然这么严厉的说她,大眼中一直残留着委屈的泪水。

“二姐,妈咪也是为我们好,她那样做心里也一定不好受。”不知道妈咪和书凡妈咪怎么样了。

“我相信爸爸不会伤害我们的。”

“那你是相信妈咪多一点还是相信那个男人多一点?”

“我···我两个都相信。”思语撅着嘴将脸转向一边,眼泪簌簌而落。

思彤抽出纸巾给她擦着眼泪,妹妹的世界很单纯。

“思语,你听叔叔说,如果你的爸爸真的爱你们,他会主动的靠过来,不会对哭泣的你视而不见,你明白吗?”夏书询声音轻柔,安抚思语的情绪。

经过这一段时间的相处,他清楚三个孩子只有思语还是个童心满满的孩子,其他的两个心思成熟像个成年人。

思语吸了下鼻子,将脸埋进抱枕中不理会任何人。

思言站在窗边,看着空旷的草坪,忽然一抹熟悉高大的背影闯进他的视线,“叔叔,我出去一下。”快速打开房门,飞奔到草坪上。

“叔叔,你怎么会在这里?”思言惊喜的说道。

“怎么就你一个人,你妈咪和你的姐姐呢?”安天睿向后看了一下,只有一个保镖模样的人跟上来。

“姐姐们在上面,妈咪和书凡妈咪被宋天阳还有他的父母带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