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8专访之后

Chapter8 专访之后

顾子夕去到顾梓诺房间的时候,他正趴在**,拿着许诺的日记本慢慢的翻看着,认真的样子,也不知道能认得几个字。

蓝色的微光在屋顶旋转出梦幻的颜色,照得整个房间温柔而详和。顾子夕走过去,伸手探了探儿子身体的温度,呵,软软暖暖的,摸起来舒服及了。

“爹地,我要多大才能看得懂啊。”顾梓诺爬到他的身上,睁大眼睛看着他。

“大约,九十岁的样子。”顾子夕从他手里接过日记本,慢慢往后翻去:“继续听吗?还是长大了自己看?”

“继续听。”顾梓诺软软的偎在他的怀里。

“好。”顾子夕伸手揉了揉他的头,打开日记本,低声念着。

**月**日

今天摸到宝宝的脚了,是的,在肚上踹了一下,那么有力量,一定是脚吧。嗨,真是太让人激动了,真的好想有人分享这个喜悦。

好吧,宝宝,只有我们两个,我们就自得其乐吧。

**月**日

最近宝宝动得越来越频繁了,听音乐会动、和他说话会动、念英文诗会动、就连睡觉的时候,他还在做操,呵,男孩子就是好动啊。

**月**日

今天感觉有些不舒服,肚子象有根筋扯着痛似的,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许言的手术近了,太担心的缘故,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呢?

好象宝宝动得力度也不如从前了啊。

网上查不到什么有用的资料,大小姐去了法国,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给我留了女主人的电话——可是,可是我怎么能去找她。

**月**日

感觉还是不太好,怎么回事呢,心里有些害怕起来,我只能给许言打电话了,许言也没有经验,她说她帮我去问妇产科医生。

等待的时间,真的是很难熬,还没等到许言的电话,大小姐就已经来了,我给她的留言,她应该是收到了。

被她狠狠骂了一顿,第一次没有觉得委屈,宝宝的健康和安全应该还是比羞耻心更重要。所以还是感谢大小姐及时回来,若不是及时检查,宝宝可能真的会有危险。

医生说,宝宝脐带绕颈,他又好动,所以一动就缠得越发的紧了,好在在氧水里飘着,所以力度有限,否则第一次感觉到疼的时候就会有危险。

告诉许言的时候,她也哭了,告诉我,她会努力的活下去,她不辜负我的每一次拼尽全力的努力、不辜负老天让她来这世间走一遭。

每一个生命都来之不易,不禁让我们更加珍惜——活着,真是件美好的事情。

所以,为了许言活着、为了这个以后可能不能见面的宝贝,我觉得我十八岁的这一年,做了个伟大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