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90章 巨额行贿

第一百九十章 巨额行贿

陈京不是迂腐之人,说笑话…讲黄段子这种事,他也不是不干。

但是今天,他心中有事,实在是兴致不高。但是,在座的都是领导,说到资历和级别,陈京在这中间是小字辈。

和陈京同为正科的易先平,他是县委委员,而且是新一届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的热门人选,所以,资历和陈京是不可同日而语的。

易先平起哄让陈京将段子,陈京也实在是推辞不过,便开口讲了一个段子:“说某女指导员下乡推广节育的工作,为了示范起见,女指导员拿起避孕套往左手大姆指一套,一面向农夫解释这样就可以避孕了。

结果一个月后,一位农夫生气地跑来理论,并举起套在左手大姆指上的避孕套对女指导员说:“我每次跟我老婆做,爱都照你的方式,结果她还是怀孕了!你得给我解释!”

陈京段子讲完,一屋子人哈哈大笑,邵冰莹捂着嘴吃吃笑,一双勾魂的眸子盯着陈京,差点要流出水来。

而王涵阳等人也是捧腹大笑,王涵阳指着陈京的鼻子道:“才子就是才子,脑子里装的东西多。看你平时一声不吭的,真到说起段子来,却是当仁不让的生猛。”他扭头看向草石宣道:“老草,你听到了吧!这个段子就含蓄,让人品味的地方多。”

草石宣哈哈笑道:“是不错,陈局长水平高,我甘拜下风!”他端起酒杯,井着陈京道:“陈局,你的大名我是久仰了,但说起来我们今天是初识,我敬你一杯!”集京忙站起身来道:“检察长,您是领导,应该我敬你才对!”“甭管谁敬谁,酒是喝到自己肚子里去了的,来,我们干!”草石妄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陈京也只好将酒喝完,后面站着服务员忙过来给陈京将酒添上。

房山宾馆贵宾包房的服务员,都是由县委接待办挑选的,给的事业编制。这个事情只有少数人知道,陈京知道这事,还是金璐的有个亲戚向陈京打听过这事。

本来那孩子在金璐酒楼里面做事,但是她家里人嫌不是铁饭碗,不牢靠,便让陈京帮忙了解一下房山宾馆里面的正规服务员的招聘情况。

房山宾馆早就改制了,哪里还有拿铁饭碗的服务员?陈京满心疑惑,一打听才知道真有这事。

他没有答应金璐的那亲戚,因为他的确不想在这事上活动什么,现在看来,就算是有编制的服务员,工作环境也不怎么好。

一群大老爷们喝酒聊天,说黄段子,眼睛还不规矩的到处瞅,说不定动手动脚的都有,这哪里是好的工作环境?当然,也不排除这些受聘服务员们,本身也有攀高枝儿的想法,这个社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