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91章 当头棒喝

第一百九十一章 当头棒喝

陈京悄无声息的回到家中,他将手提包放在茶几上,他的心神怎么也安定不了。

手提包里面,那华美的玉雕,还有那厚厚一沓崭新的钱是那么的刺眼,陈京甚至连手都不想碰一下这两件物事。

邵冰莹那魅惑的样子,在他脑海里面浮现,他脑子本就晕晕沉沉,此时更感觉头痛欲裂。他到卫生间冲了一个澡,再回到客厅的时候,才感觉脑袋清醒了一些。

他从桌上拿出一支烟点上,拉开窗帘,只见外面澧水河上漆黑一片,偶尔几点火光,那应该是渔火在闪烁。

他思绪又回到了今天晚宴上,他想,邵冰莹一共送了五份礼,每份礼物都装在一只印彩水LOGO的宣传袋内面,内面还用礼盒包扎住,她说是一些小玩意儿,倒是很隐蔽,一般不容易想到这里面藏有玄机。

她五个人都送了礼物,这五份礼物是一摸一样,还是彼此有分别?

这事儿可能永远只有邵冰莹知道,因为得到礼物的人,永远都不会互相之间交流这事。

而这个秘密,内面就有很多微妙。

如果现在陈京把这份礼物退了回去,那其余还是四个人的礼物是不也应该退回去?如果彼此是有差别的,其他人的确就只有一些小玩意儿,陈京这个做法是不是妥当?

再说,陈京退礼物肯定也是暗地里干的,那其他四个人没有类似动作的,是不是他们就受贿了?

另外,如果陈京马上把这些东西交出去,那是不是也会牵扯到其他人?一旦牵扯到其余四人,会不会有出现一些意想不到的事情?

邵冰莹这个女人精明,她应该能想到这些所有的事情,说不定她早就有安排了!再有,她做的这个事儿,就是追求的一个虚实不明,就有给陈京出难题的嫌疑。

也许只有如此,她认为陈京才会不得不收她的礼物。

陈京用手轻轻的敲了敲桌面,暗暗的摇头,也许,自己现在还真得以不变应万变,先装作什么都不知,然后再静观其变!

一念及此,陈京心情放松了一些,他将桌上的东西收起来放到自己房间的抽屉里,然后将抽屉锁上,再出来的时候,他就觉得自己肚子咕咕的叫。

他抬手看看表,已经晚上十一点了,他叹了一口气,打消了叫徐丽芳的念头,就准备下楼到楼下夜间小店买点方便面对付一下。

他走到二楼,二楼徐丽芳的门虚掩着,他皱了皱眉头走到近前,刚要推门,便听见里面一个女人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