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226章 徐自清的尴尬!

第一千二百二十六章 徐自清的尴尬!

春意浓浓。

楚城风和日丽。

楚江省政府常务会议,汪鸣风手上拿着笔在本子上写写画画,有些百无聊赖。

徐自清这个人,在汪鸣风看来最大的特点就是喜欢搞形势主义,对取得的成绩在会上说了一遍有一遍,重复再重复,大家耳朵不起茧子,他是不会放松这种重复轰炸的。

而对工作上遇到的问题,遇到的难点、疑点,他是能回避就回避,能不说就不说。

这样的发言,常常又长又臭,却完全言之无物,就只听到一些吹捧和标榜的话,其余的什么实质性的东西都没有,听起来极其乏味。

但是有什么办法呢?官大一级压死人,徐自清是省长,省政府的工作由他主持,汪鸣风心中总算有再多的不满,他也只能藏在心里,更何况,这段时间,他不顺心的事儿太多,一言难尽!

和陈京闹别扭,他现在仔细想想,觉得可能自己是真有些急迫了!

陈京和自己,都是当年沙书记下面的老人,汪鸣风对陈京的评价还是有情有义的,不像伍大鸣,伍大鸣就是个翻脸不认人的家伙。

汪鸣风现在处境有些尴尬,和伍大鸣他一直都搞不好关系。

而徐自清这个人,表面上和气,实际上心机极深。

他一直就防着汪鸣风,省政府的大小事务,他看上去充分放权给大家,其实暗地里他让秘书长毛军建盯得死死的。

本来汪鸣风是想借荆江船厂出售的那件事,出个风头,然后打破现在政府内部徐自清一家独大的局面。

可是,这个事儿没成,反倒让徐自清抓住把柄,在几次会议上含沙射影提到这事,对汪鸣风敲打打压的意思可以说是相当明显。

本来,这也没什么遗憾的。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一件事能不能成,努力争取是一方面,另外内外部条件,时机等等也是重要方面,谁能保证什么事情都能马到成功?

但是让汪鸣风没料到的事儿,这件事竟然根本没结束。

黄海船厂对临武船厂收购不成功,反过头来杀了一个回马枪。竟然又提出收购荆江船厂。

而这一次,省里负责的领导被徐自清一手掌控了,汪鸣风心里别提多憋屈。

如果他和陈京还是保持以前良好的关系,这件事徐自清想插手都没办法。

可是现在情况不同。徐自清一句话就可以把汪鸣风打发了,因为上次不成功,很有可能就是省里和市里协调出了问题,最终才导致失败的。

人的一张嘴,找失败的理由还不简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