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227章 欺人太甚吗?

第一千二百二十七章 欺人太甚吗?

省政斧秘书长毛军建屏住呼吸,感到极其压抑。.

徐省长回到办公室就发泄怒火,桌子上的茶杯茶壶,扔得满地都是。

在毛军建的记忆中,省长已经很多年没有像今天这样发火了。

想来今天在常务会议上丢了面子,竟然被段旭和汪鸣风两人联合起来嘲讽了一次,这让心高气傲的省长怎么能不生气?

更关键的是,段旭怎么和汪鸣风两个搞到一起去了。

这两个人,汪鸣风一直都是省长防备的人物,而段旭是从上面空降下来的,这个段副省长最是姓格怪异,在工作中常常跟省长步调不一致。

而且平常数他怪话最多。

说什么他人一到楚江,工作才两个月,人就老了五岁。

这话落在省长耳朵里是什么感受?徐自清当时就生气对毛建军说,段旭到楚江是不是谁给他加担子了?他这是冲着谁发牢搔呢?他这么年纪轻轻,组织就任命他担任副省长,组织还亏待他了?

自此以后,在安排工作方面,省长就刻意的对段旭回避,很自然,这个人也就越来越边缘化了。

现在倒好,一个边缘化的段旭和一个省长一直防着的汪鸣风,今天两人在常务会议上一唱一和,硬是狠狠的打了省长一耳光。

毛军建不敢说话,徐自清则一直坐在办公椅上生气。

他生气不止是因为汪鸣风和段旭,更有陈京!

他越想越觉得,这个陈京就是有意为之,就是要处处和自己作对。

人有时候就喜欢钻牛角尖,徐自清在荆江船厂的问题上面,他耍了一个花招,并没有和陈京沟通,直接安排柳军政去负责这个项目的联系。

现在柳军政带来的竟然是这么一个让人大跌眼镜的消息,这不是陈京故意顶牛是什么?

徐自清越驾驭不住陈京,他心中就越气愤,接二连三事情不顺利,他的矛头也就直接指向陈京了。

而且关于荆江船厂的事情,这不止是一个项目的问题,还牵扯到一个面子问题。

中原军区的某位首长对这一次收购非常上心,专门打电话给徐自清,徐自清当时是受宠若惊。

毕竟他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和军方的人打过交道,西北系主要的力量在部队,徐自清一直没有能力将自己的影响力渗透到这个圈子中,这是他一直耿耿于怀的事儿。

现在主动有部队领导跟他联系,徐自清当然是拍胸脯保证,一定把黄海船厂和荆江船厂的合作给促成。

现在陈京来的这么一出,他这个合作怎么促成?

这不是摆明就要让他在大军区领导面前放哑炮吗?

再说了,这个哑炮一放,西北系内部会怎么看徐自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