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诱受进化史

第4章

第4章

不过,六年了,这些人里有老面孔也有新面孔,扎眼的不少,当然,只要别挡他的路也别招惹他,齐臻不会自找麻烦,要是谁阻了道挑了事儿,他也不是想捏就捏的软柿子。

转完一圈,齐东来非常满意自己儿子的表现,老脸有光,老有光了,放眼圈子里,自家孩子那也是拔尖儿的啊,“今天年轻人不少,我就不拘着你了,去吧。”

齐臻点点头,转身没走几步,就有人从后面拍了下他的肩膀,他心里嫌恶这样的触碰,或者说是任何人的触碰。齐臻转过身,将厌恶藏得滴水不漏,熟络道:“刚才就看见你了,怎么,刘少爷不是不喜欢这种场合吗?”

刘英阁笑笑,“呸!我哪儿不喜欢了?我以前是不忍心看你一个人好不好?你这是回心转意了?好事儿!以后有需要的地方跟兄弟说!”

齐臻略玩味地看着刘英阁,脸上表情疏淡,只有熟络,没有热络,“那就先谢谢了。”

“甭客气!”刘英阁说完听到有人叫,忙道,“我先过去了啊,改天请你吃饭,你回来了咱兄弟俩也好好聚聚!”

齐臻应了声,被刘英阁吵得有些烦,加上大厅里还有不同年龄段小孩子的吵闹声,以及各种堪称刺鼻的香水味和被充作香水来用的极淡的信息素,让他在里面待不下去。

往外走的时候齐臻又看到两个人,一个是周行章的哥哥周景行,周氏的一把手,此外还有……卓越。

对这个同父异母、被自己挑拨得跟父亲反目成仇的弟弟,齐臻心里的愧疚大概只有一点点,最起码一开始卓越是真的想跟他交朋友,不过他也给卓越留了一大笔钱,足够重新开始了。

齐臻面无表情地跟卓越擦身而过,现在、他们没有交集、相安无事最好。

离开宴会厅走到露台上,齐臻才真正放松了些,alpha超强的感官是他以前所没有的。分化成Omega后尽管做了手术,但只是切除了腺体,没有**期,但是保留了Omega的器官和敏感度,再加上他本身就很有性别迷惑性的雪松香气信息素,即便没有易感期,看上去也和alpha差不多,但是假的终归是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