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诱受进化史

第5章

第5章

齐臻的信息素是高山泉水,冷冽,又微微回甘~

周行章进大厅没几步就看见周舟和自家大哥过来了,他收了收自己的情绪,轻轻啧了声,瞥了眼让人不省心的小崽子,“谁让你多事儿了?”

周舟没说话,往周景行身后躲了下,周景行安抚地揉了下小孩的脑袋,看向自己不省心的弟弟,“你说他干什么?舟舟也是担心你。”

周行章就差翻个白眼来表达自己的不满了,烦躁地扯了下衬衣领子,“以后再撺掇舟舟拉着我来参加这种宴会,你就甭想我叫你哥了。”

要不是周景行直接去接他,不喜欢热闹的周舟又一直吵着想来玩,他才不来这儿遭罪。

周景行察觉到周行章身上遗留的信息素,温和笑道:“闹小孩子脾气呢?是不是跟人起冲突了?”

“没有,就是觉得无聊,”周行章朝周舟伸出手,“过来,我们走了。”

周舟几乎是在周行章伸手的下一秒就握了上去,然后扭头跟周景行说再见。

周景行看着周行章带着周舟走出大厅,微不可查地叹了口气,文怀沙从边上走过来,递上一杯香槟,“还没放弃啊?”

周景行看了眼自己发小,摇了摇头,“他是我弟弟,放弃什么?行章才二十四,让我眼睁睁看他守着一个……算了。”他让周行章来主要也是想让对方多接触点人,说不定真能遇到感兴趣的,只要感兴趣,后续就好说了。

文怀沙倒想得开,“行章对他的感情你很清楚,你觉得他能放下吗?我看现在也挺好,这不还有舟舟呢。”

“舟舟长大之后呢?”

文怀沙一怔,笑了笑,“你也真是考虑得长远。行了我也不劝你了,慢慢走着看吧。”

周景行懒得搭理这只和稀泥的笑面虎,看见有人从露台走进来,问道:“今晚上我看见你姑父带着人,是你弟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