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诱受进化史

第26章

第26章

齐臻压下心头的躁动,静下心去回答周行章的问题,“我们是朋友。”

“朋友?他没跟我提过你。”

“他很少提起自己的朋友。”

周行章的神色黯淡了一瞬,露出一抹介于嘲讽和苦涩之间的笑意,“是,他确实很少提起自己以前的事情。”

齐臻微抿了下唇,继续道:“我是在留学时候遇到他的,认识了好些年,对他的事情基本上都了解。”

“我不觉得他会跟你说那么多,甚至是……把我的一些习惯都告诉你,就是好得穿一条裤子的兄弟,这种事儿也不会说,而且……他就不是那种什么事情都告诉别人的人。”

齐臻心里略微妥帖,周行章在某些方面确实很了解他,“你说的没错,他跟我说过一些,其他的是我调查后才知道的,你也清楚,每个人的生活都会留下各种痕迹,即便是你也不可能把所有痕迹都处理干净,或者说,你没有过多注意这方面信息,只要仔细去查总会找到蛛丝马迹。”

“你倒是给我提了个醒,我以后会注意的。不过……”周行章略一挑眉,“你很在乎他。”

齐臻失笑,牵动着唇角带来一阵刺痛,“他是我看重的朋友。”

“那你这算不算翘朋友墙角?”周行章说完又自嘲地笑了声,“死都死了还什么墙角不墙角的,就是还活着,我俩……也走不到今天。”

齐臻的笑僵在唇边,半晌才收回来,嗓子微哽,没说出来话。

周行章叹了口气,“不说他了。齐臻,你这个朋友我交了,但我还是那句话,我不会再谈恋爱,不会再结婚,你别浪费时间。不值得。”

齐臻还没从刚才的情绪里缓过来,他放轻了声音,“我也还是那句话,喜不喜欢你,追不追你,是我的事情,接不接受是你的事情。同样,值不值得是我的事情,跟你没有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