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诱受进化史

第27章

第27章

周行章抱起手臂,抬眼看向周景行,“我倒是很想知道你为什么帮着齐臻。”

周景行微微笑了笑,周行章说得直白,他也没再否认,“我跟齐臻聊过,他确实很出色。”

“所以你就打算把自己亲弟弟卖了?”

“怎么可能?”周景行拍了拍周行章的肩膀,“我只是给了你们一个相处的机会而已,要不要发展,怎么选择,决定权都在你。我知道你自己有本事,但是周家还是能给你拒绝的底气,你不喜欢我不会强求。当然,如果……你真的喜欢,我也不会反对。”

周景行的神色凌厉了一瞬,又恢复到了温和。

当初周行章不过才刚刚成年,就非要跟纪维谷领证,他从来不认为年龄是阻碍,他只是对那个人本身心存疑虑,但是周行章认定了的事情他这个做兄长的也没办法,只能尽可能去规避最坏的结果,只是他没想到纪维谷竟然会选择那样不留余地的方式来结束这段感情。

周行章用鼻音模糊地应了声,没再说话。

几人陪着周舟玩了会儿拼图,聊了聊工作,也没留太长时间,走的时候文怀沙示意周行章一块儿出去。

周行章会意,跟周舟说去送一下,让人乖乖待在房间里,出了门,确定门关好了他才问,“怎么了?”

文怀沙脸色有些凝重,全然没有他平时和气的样子,“舟舟在学校的情况你问过没有?”

周行章有点奇怪,“问过,出什么事儿了?”

“他是不是跟你说挺好,问交没交到朋友也说有?”

“嗯。”

“你问问他要不要请朋友去家里玩儿就知道了。”

文怀沙的话听得周家兄弟俩都有点云里雾里,不过两人都不傻,很快就反应过来文怀沙是什么意思,周舟……说谎了?

周景行问道:“你是不是听谁说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