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诱受进化史

第38章

第38章

齐臻说到最后的语气略带狎昵,周行章也没反驳,他能看明白的事情齐臻这么精明怎么看不明白?“你能办好就最好。”

周行章说完就走,齐臻看到停在外面的车子,问道:“你要出去?”

“嗯。”周行章应了声,也没多说就上了车。

齐臻看着车子离开,莫名有些烦躁,一方面烦文静雅的多事和文征明的没原则,另一方面他也说不清楚到底为什么烦。

陪着周舟和纪安吃了晚饭,又给纪安念了故事把人哄睡,给周舟洗了澡抱上床,他坐在床边低声跟小孩聊天,“舟舟一直都跟着爸爸睡吗?”

周舟点点头,“对呀,一直都一起哒。”

齐臻看了眼床头卡通形状的小夜灯,又问,“没有想过要自己睡吗?”

周舟的小嘴巴微微嘟了下,“没有,舟舟才不要一个人睡觉。”

“为什么不要?”

“就是……就是不想啊……”

齐臻揉了下周舟的小脑袋,孩子说不清楚他也不问了,无非就是习惯性依赖,离不开周行章。他看了眼时间,已经快十点了,“睡吧,再晚、明天要起不来了。”

“可是……爸爸还没回来。”周舟揉了揉眼睛,他确实有点困了。

“舟舟先睡,我去打电话问问他什么时候回来。”

“可是……”

“我打完电话就来陪着舟舟,等到爸爸回来再走好不好?”

“那……”周舟有点不确定地问,“爹地能陪舟舟一起睡觉吗?”

齐臻心里一软,想答应却还是明确地拒绝了,“这个不行,要爸爸同意,而且在别人面前不许这么叫我,知不知道?”

“嗯,舟舟很乖哒。”

“乖,我一会儿就回来。”

“嗯。”

齐臻关上房门前看到周舟跟他摆手,回了个微笑。他一边下楼一边给周行章打电话,只是电话还没拨出去就听到了门口的声音,然后,他就看见周行章进了门后踉跄了一下,身体也站不稳,哪怕隔着一整个客厅他都能感觉到人压抑的、翻涌的信息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