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诱受进化史

第39章

第39章

等买的东西送到,周行章让人放下就走,自己过了几分钟才披上外套去取东西,拿起自己买的东西正要转身时看见旁边还有个小纸箱,他就一块儿拿了进来随手撂在了客厅桌子上。

回到卧室,周行章硬着头皮给齐臻上了药,但是看着手里的退烧药和消炎药又犯了难,退烧药是以防万一,消炎药则是不能不吃,但是齐臻没醒他怎么喂?

周行章兑好温水,看着齐臻,心里虚得很,对自己的厌恶和对李一平的愤怒已经快达到峰值了,他犹豫着叫了叫人,半天齐臻才给了点反应,慢慢地睁开了眼。

齐臻的眼神有点涣散,好一会儿才聚焦,看见凑到自己眼前的周行章,他轻轻笑了下,“我还以为……你都走了……”

齐臻声音很小,哑得不像样,周行章怎么听心里怎么不是滋味,他见过齐臻强硬的一面,姿态高冷的一面,清清冷冷看上去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也见过对方嘲讽起人来是怎样的毒舌和不留情面,但是现在这样虚弱而柔和的神态、语气,他还……真的是破天荒头一次见。

周行章气闷,“我是那种不负责任的人吗?”

齐臻没说话,眼神里含着点笑意。

周行章自觉说的话不太对,咳了声清清嗓子,递了水过去,“先把药吃了。”

齐臻也没指望周行章能喂他吃药之类的,撑起手臂想坐起来,只是肌肉酸软根本不足以支撑他的动作,而且这点动作还带动了身后某处,疼,还有隐隐的异物感。

周行章放下杯子和药忙去扶人,又拽了个靠枕过来尽可能让齐臻舒服点。

齐臻虚按住周行章想收回去的手,神色间有些说不清的意味,“你……放了什么……”

周行章仿佛是被齐臻暖热的掌心烫了下,他抽回手有点尴尬地笑了下,“栓剂,会有点不舒服,但是好得快。”